首页 > 书库 > 《画骨谋皮》美人画皮难画骨 下克上 画骨谋皮小攻

画骨谋皮

现代言情已完结

主角是小初,云是的小说《画骨谋皮》此文是浮生梦语原创的现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天大地大,出了杏花村,小乞丐才意识到什么是井底之蛙。 和昩一同搭顺风车,躺在铺着干草的牛车上抬头仰视苍穹;一同在广袤无垠的旷地以

|更新:2019-10-09 16:06:4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是小初,云是的小说《画骨谋皮》此文是浮生梦语原创的现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天大地大,出了杏花村,小乞丐才意识到什么是井底之蛙。 和昩一同搭顺风车,躺在铺着干草的牛车上抬头仰视苍穹;一同在广袤无垠的旷地以

《画骨谋皮》免费试读

天大地大,出了杏花村,小乞丐才意识到什么是井底之蛙。

和昩一同搭顺风车,躺在铺着干草的牛车上抬头仰视苍穹;一同在广袤无垠的旷地以天为盖,地为庐;一同在万籁俱寂的深山老林里聆听百兽齐鸣。

天大地大,而她是多么渺小,淹没在尘世中。旅途虽然辛苦,小乞丐却被不同的人事物震撼着。昩带给她的世界,是她前所未见的新奇。

仿佛天是蓝的,云是流动的,心是自由的,一切都是心旷神怡又充满好奇的。

出来十几天了,昩的话始终不多,偶尔开个金口,毒舌得非把人气哭不可。这也是跟了昩几天后,小乞丐最大的发现。

哪怕对面之人被他气得肺都要炸了,可他自己却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仿佛世间的种种都与他无关。昩出尘的像是一个出家人,但出家人显然没他那么冷血。除了他的雇主,他似乎对一切都不上心。

“昩到底多大了?他是怎么来的?”这种想法时不时地会在小乞丐的脑海中形成,“这个世界上,真的没什么能够牵绊住他的脚步吗?”

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小乞丐依然会时不时地想念婆婆,毕竟她是生命中第一个给过她温暖的人。她想,她现在应该离杏花村已经很远了。是她自己要走的。那里已经什么都不剩了。没有了婆婆,没有阿良,她又成了一个人,不是吗?

当她无意间多次提及和婆婆的过往,感伤婆婆的离世时,却听昩风马牛不相及地来了句:“你还叫婆婆?”

“为什么不能?”她都已经叫习惯了。虽然丛年龄上讲,叫她婆婆的确不合适,可这又有什么关系,婆婆自己同意她这么叫的。

“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上了年纪的人才能叫做婆婆。”他绕有所指又状似无意地讲完这句话,却并不给她解释。

“昩还是老样子,话总是说一半。”她气鼓鼓地抱怨着。

小乞丐涉世未深,显然一时没懂,之后也就转身忘了这事。直到有一天他们途经一座小镇,听闻了一则剪不断理还乱的婆媳传闻,小乞丐茅塞顿开,婆婆她是有一个儿子的!虽然那个儿子特殊了点。

她本与岳红梅并无血缘关系,从人情世故的角度讲,倘若执意叫婆婆,除非……

虽然婆婆的儿子是个死胎,又是个吸食脑髓的怪物。但他确实是婆婆肚子里掉下来的一块肉。

思及多次和那怪物的照面,小乞丐发了好几晚的噩梦。居然还有一次梦到鬼胎穿着新郎吉服,而她则一身凤冠霞披,当红盖头被人掀起时,新郎的脸突然变成了一具骷髅,吓得小乞丐一头而起,满头大汗。

醒来的时候,小乞丐也曾偷偷想了一下:“要是那个骷髅脸最后变成了昩的样子该有多好。”但很快,她又红着脸赶跑了脑袋里的想法。

虽是南柯一梦,但是梦境逼真地和现实一般,以至于往后待脱口而出“婆婆”这个词时,她都会下意识地因为那个荒诞的梦境戛然而止。

怕梦境有什么寓意,世人不是都迷信周公解梦吗?小初有次无意间对昩提起,昩闻言专注地看着她:“你想嫁人?”昩虽然无意,但他的神情,像极了看待一个思春少女,让她又羞又臊。

“你!”小初憋红了脸,看着昩认真的样子,险些气绝。

再回想昩当时饶有深意的表情,小乞丐就气得牙痒痒。虽然始作俑者恐怕早就忘记了他当初的“无心之失”。

不过和昩一起,也有好事,时隔一个月,小乞丐终于赚到了一个名字。虽然昩给他起名字的本意只是为了方便称呼她而已。尽管如此,得到名字的那刻,小乞丐欢呼雀跃得跟过大年一样。

名字是个代号,但是也意味着在世界上存在的一个证明。因为有了名字,就有人会记得……

她叫景初,寓意着开始。

小乞丐觉得,这真是个美好的名字,总之她自己很喜欢,有事没事在昩眼前瞎晃,恨不得他一天多叫她几遍名字。仿佛从昩口中听到这个名字,就会别有一番味道。

昩是个深不可测充满秘密的男人。这一点,小处最近越发有了体会。她如今跟着他走南闯北,相处了月余,却越是感到了昩离她的遥远。她还是喜欢称呼他为师傅,尽管他从来没有答应过。

好几个深夜,小初朦胧醒来,昩都不在。也有好几次露宿荒郊野岭,她害怕得夜不能寐,依稀却听见有道优雅温和的女声正在与昩对话。

每当她极力想要看清楚周遭景物时,幻觉却又消失了。这样的情形发生了不止一次,令人背脊发凉。

声音似有似无,小初听得似懂非懂,但昩和女子说话的语气却是她从没有听到过的温柔。小初想,那个女子大概是昩的心上人吧?可她为什么看不见说话的女子,是昩在做梦,亦或者是她在做梦?

虽然昩也不是人类,小初却越来越不怕他。

以前婆婆曾说,人与人之间并非一定要有血缘关系,才会变得亲密。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特殊的人,你会把他看的比自己还重要。或许在你见到他的第一眼,你就会有感觉。她渴望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她生命里。

之后,小初总会缠着昩说话,希望更快地和他熟络起来。她的视线总是会若有若无地瞄向昩随身携带的漆木皮箱。

她私下揣测,和昩半夜说话的人,会不会白天就躲在这个箱子里?只是为何她不能光明正大地和昩站在一起呢?难道她是鬼?

不论去到哪里,它总是和昩形影不离。昩将皮箱保管得很好,小初还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没机会看到里面是什么。没想到契机这么快就来了。

三个月后,他们辗转到达平安镇。

月下,小初正架起木柴烧烤串在木棍上的两个红薯。火星溅得噼里啪啦作响,她刚把红薯翻了一个面,篝火中突然蹿起来一簇绿油油的火苗,飞过小初的肩头,直抵昩手中。速度快的连小初都来不急受到惊吓。

“啊!鬼火?”火星溅起来,小初惊叫一声,看到昩袖长的手指夹住了那簇火苗。

信?见过飞鸽传书,听过快马加鞭送急报,却没见过鬼火送信的。小初拍了拍自己的脸,提醒自己这种事情,自己一定要提前适应,以后切不可再大惊小怪,显得自己永远没见过世面似的。

那是一封烧了火漆的信。小乞丐好奇地欲走过去,昩却将信半掩了,瞄了小初一眼:“红薯烤焦了。”

“哦。”嘴巴嘟得都可以挂油瓶了。好吧,昩不吸血,不吃人肉,他吃五谷杂粮。小初心不甘情不愿地哼了声,认命地重拾木柴。谁让她是条跟着他的小尾巴,还想要拜他为师呢?

吃了地瓜,加够了火柴。小初盖紧了身上的破棉衣,沉沉睡去。也不知怎么的,她半夜愣是肚子痛痛醒了。

幽深的林中,树影斑驳扭曲,却不见昩的身影。小初忍着腹痛起身,四下走动。行至五十步的距离,不远处有块大石头,小乞丐心想:原来他在这里啊!

“师——”正在脱口而出,还没有走近,却又发现情况稍显诡异。

清淡的月色洒下来,小初依稀看清昩的宝贝木箱被打开了,里面居然是密密麻麻精心陈列的人皮!而原本属于她熟悉的昩的脸赫然就放在皮箱最显眼的位置,皱巴巴的,远没有以往留在脑袋上白玉无瑕、绝世公子的鲜活。

这张脸,是一件死物!昩居然将自己的脸撕下来了!那他此刻的脸呢?小初颤巍巍地向昩脸上瞄去。

此刻,昩修长的手指拈了一张新的人皮,正认真珍惜地往上面涂抹什么,似乎在做保养。他微侧的脸深凹进去,是个没有皮肤覆盖露着两排牙齿的骷髅!

“啊——”小初一阵尖叫,小腹中涌出一股温热,肚子里的痛排山倒海袭来!

《画骨谋皮》精彩评论

    静下心,直接看下开头重生,然后跳过中间100多章,直接看去滨城赶海给父亲找药,后面文章绝对仙草!这《画骨谋皮》最大的问题,其实就是前面章节太过压抑,人性卑劣,但是按照我说的,绝对给你一个大惊喜,简直写活了77年以后的北京顽主圈,里面人物刻画凡是能出头的,没有一个废渣,重点后期,涉及到文玩,北京门户,餐饮等等各行各业,你们就知道作者(浮生梦语)底蕴之深,难听点抛去穿越和前面百十张过于阴郁的章节,简直就是北京顽主圈乃至北京文化的科普级文章!我看到最后一百来章,真心舍不得读下去了,因为目前一千多章才写到82年,预埋的几个黑暗boss都同样在野蛮生长,偶尔一鳞半爪,就让你心惊胆战,恨不得立马趁对方羽翼未丰的时候去捏死..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