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君主蛮妃太毒辣》皇家蛮妃太嚣张 百度云 君主蛮妃太毒辣强攻

君主蛮妃太毒辣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叫颜沫,颜赟的小说是《君主蛮妃太毒辣》,它的作者是萌辫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傍晚时分,颜沫身边带着灵铃、杨柳两个,径直来到了前厅之中。却发现这一向安静的前厅当中,极为热闹,抬眼一看,发现里头是坐了不少的人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2-11 16:01:5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颜沫,颜赟的小说是《君主蛮妃太毒辣》,它的作者是萌辫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傍晚时分,颜沫身边带着灵铃、杨柳两个,径直来到了前厅之中。却发现这一向安静的前厅当中,极为热闹,抬眼一看,发现里头是坐了不少的人

《君主蛮妃太毒辣》免费试读

傍晚时分,颜沫身边带着灵铃、杨柳两个,径直来到了前厅之中。却发现这一向安静的前厅当中,极为热闹,抬眼一看,发现里头是坐了不少的人。

颜沫的脚步微顿,挑了挑眼皮,这才缓步走到了前厅当中。

“大少爷来了!”有机灵的丫鬟,在看到了颜沫之后,已经先去厅内禀报了。

这里是颜沫自己家,也用不着通传,颜沫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,就这么走了进来。

她一走进来,就发现厅内忽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好像刚才的热闹,只是一个幻觉一般。

这厅内果然坐了不少人,除了颜沫的两个姐妹,还有颜赟及白子惠之外,还坐了白家一家人。

这白家的人,颜沫的记忆里面是有些印象的,所以她能够一眼辨认出来。

“哎哟,沫儿来了呀!”她一进来,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,空气里面,都弥漫着尴尬。

而率先打开了话头的人,则是白枫的母亲,也就是白子惠的妹妹,也就是颜霓裳的姨母了。嗯。

颜沫面上淡淡的,闻言也只是应了一声,丝毫没有和那白子柔说话的意思。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这是你姨母,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?”

从颜沫一出现,坐在了上首的颜赟,就一直都是皱着眉头的。此时见颜沫的态度古怪,又压根不搭理那个白子柔,便忍不住发了火。

这在颜家,都已经是常态了,颜沫被教训,那才是正常的事情。

白子柔和自己的姐姐对视了一眼,眼中划过了一抹得意。

看起来,颜沫在颜家的地位,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!只是她们都没有注意到,颜赟眼中那一抹复杂的光芒。

“姨母?”颜沫挑眉,面上有些轻慢,她扫了那白子柔一眼,忽而道:“我姨母早就已经去世了,怎么现在又蹦出来了一个姨母?”

她所说的姨母,乃是她生母,也就是颜赟第一个夫人的妹妹。那个人确实是早就已经去世了的。

颜赟被她这么噎了一下,面上有些难看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毕竟颜沫所说的话,也并没有任何的错。

“哎呀!”伴随着颜沫的话说出口之后,这整个正厅当中的气氛,变得更加的僵硬了起来。

白子柔面上的笑容僵了一下,随后站起了身来,无比熟稔地握住了那颜沫的手。

“沫儿这是和咱们见外了呢,沫儿啊,以后这个话呢,千万别这么说了,这样会让你母亲伤心的呢!”

白子柔轻抚着颜沫的手,面上堆着满满的笑容,好像颜沫和她的关系,还真的是很亲近一般。

颜沫抬眼看了她一下,面上有些寡淡,甚至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。

白子柔看着颜沫这表情,脸上的笑容也实在是挂不下去了,可是一想到了那翰林院,还有里面的人,她又咬了咬牙,强迫着自己忍耐住,对眼前的这个人,多一点耐心。

只要白枫能够进了那翰林院,以后结识来往的人,都是京城里最最了不起的人物,那么他们白家日后,也算得上是飞黄腾达了。

白子柔的旁边,坐着她的相公。巧的是,两个人都是姓白,只是无论是白子柔家,还是白枫的父亲家,之前都不是京城的人。

“沫儿,你快来看看,这是你姨父特意让人从西洋那边给你带来的礼物!”白子柔那一张脸上,也就僵硬了一会,没过多久,她又从容不迫地接了下去,甚至还无比热忱地拉着颜沫,走到了另外一边,取出了一些很是精致的东西。

颜沫一眼看去,微微挑眉,看来白家对于这个伴读的位置,是势在必得了。

如今的荆国已经跟西洋那边通船了,也有船商在中间往来,只是因为路途遥远,所以这些洋货就显得异常的珍贵,都是要花大价钱,才能够买得起的,更别说,这些东西里面,还有一块纯金打造的怀表了。

那怀表的做工精致,价值不菲,若是换了从前的颜沫的话,说不定还真的就被这些东西给晃了眼睛了。

不过……颜沫怎么说也是,对于这些东西,还真的是没什么好惊讶的,哪里会对一块怀表垂涎不已?

“沫儿!”白子柔见颜沫的眼睛,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怀表看着,忍不住咬牙,这些东西里面,最值钱的也就是这个怀表了,原本她不想要拿着过来的,可架不住白枫的父亲说道,还是将这个东西给拿了过来。

可拿归拿,白子柔其实是不愿意将这种贵重的东西,随便给颜沫的。

只是此时看着颜沫的态度,又想到了自己儿子的前程,白子柔一咬牙,一跺脚,还是将那一块怀表给拿了起来。

“来,拿着,这是姨父姨母送给你的礼物!”白子柔面上的表情有些说不出来的僵硬,她将那怀表拿了起来,塞到了颜沫的手中。

这怀表做工确实是无比精致,光是面上那个镂空还镶嵌着琉璃的锦绣图案,便让人移不开眼睛了。

“娘!”颜沫刚刚接过了怀表,便听到那边的白枫大喊了一声!

白枫整个人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指着颜沫手里那一块精致的怀表说道:“那个东西你不是说给我做二十岁的生辰礼物吗?怎么给了她!?”白枫脸色都变了。

白家说不上富裕,这块怀表可真的是价值连城,加上又是一个精巧的玩意,整个京城里面都没有多少,好不容易弄到了这么一个宝贝,竟然要给那个颜沫!?这个是白枫绝对接受不了的东西!

颜沫闻言,轻声嗤笑,她还说这个白家怎么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呢,原来人家从一开始,就没准备把这个最值钱的东西给她,只是大概为了让白枫得到入翰林院的机会,才把怀表加在了里面的吧?

颜沫粗略地看了一下那桌子上面的礼物,虽然也是极为难得的东西,但是比起她手里的这一块怀表来,就显得不值一提了!

“表哥这么喜欢,就给他好了!”颜沫将手中的怀表往前一递,面上淡淡的。

这一下,倒是让白子柔惊讶了,不只是白子柔,就连颜赟都觉得,一下子看不明白颜沫了。

颜沫之前,最为喜欢的,就是这些精巧别致的东西了,尤其这个东西拿出去,多涨脸面啊!可她竟然就轻而易举地将东西给让了出来。

“沫儿……”白子柔见状,倒是真的想要将那一块怀表给收回来的,毕竟那个东西,实在是太难得了。

白子柔找了好些人,花了大价钱,这才买到手的,也确实是准备当成白枫二十岁的生辰礼物,送给白枫的,若不是因为翰林院的事情,她是绝对不可能拿出来的!

“收回去吧!”颜沫见她有些迟疑,又将那一块怀表往前递了一下,道:“我不喜欢夺人所好!”

白子柔闻言,当真伸出了手,想要将那怀表给拿回来,可手伸出去了,她却忽然顿住了。颜沫这模样,又不要东西,那么她拿什么来说服颜沫带着白枫入翰林院当中呢?!

白子柔面色微变,瞬间又把手给放了回来,道:“哎呀,沫儿,枫儿只是在和你开玩笑呢!这个东西本来就是送给你的,怎么可能收回去呢!”她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瞪了那白枫一眼。

白枫面色巨变,直勾勾地盯着颜沫手中的怀表看着,还想要说些什么,却是被他身旁的人扯了扯袖子。

颜霓裳朝白枫递过去了一个眼神,而这一切,都被颜沫给看在了眼中。

颜沫微微勾了勾唇,面上还带着一抹微妙的笑容,“既然表哥喜欢,那就给表哥吧,姨母这又是何苦!?”

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呢,这本来就是给你的,这些年姨母也没有给过你什么礼物,快收下吧,你表哥那边,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的,是吧,枫儿?”白子柔听见了这一声姨母,心中顿时是心花怒放,感觉颜沫就要答应下来了一般。

那金怀表在她的眼中,到底是比不上她儿子的前程重要的。所以白子柔不管不顾地,就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来,甚至还扭过头,让那白枫认同自己

“表哥!”颜霓裳出声提醒了一下白枫。

白枫看了颜霓裳几眼,他转过头来,死死地看着那颜沫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这本来就是给你的,你就收下吧。”

话虽然是这么说的,可他的那个表情却绝对不是那么一个意思,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颜沫冷哼一声,道:“不必了!”

“收下吧,沫儿,你看你表哥都这么说了,你要是还不收下,这……”白子柔忙站了出来,努力地劝说颜沫收下这个东西,甚至还给她姐姐,也就是颜霓裳的母亲白子惠递了一个眼神。

白子惠会意,转过头对那颜赟说道:“妹妹他们的一番心意,就让沫儿收下吧,咱们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好客气的!”

颜赟面色莫名,听着白子惠这么说,抬眼看了那白子惠一下,他眼神有些个发凉,白子惠忍不住顿了一下,然而却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思。

颜赟看了她许久,到底还是移开了自己的目光,冷声对那颜沫说道:“收下吧。”

颜赟都已经发话了,又有这么多人在旁边劝着,今日这个东西,看来是得要必须收下了!

“那就多谢姨父姨母了。”金怀表被颜沫握在了手中,沉甸甸的。

然而她同意收下这个东西,倒是让白子柔面上一喜,忙不迭说道:“沫儿这是哪里的话,以后你和枫儿两个人都在翰林院当中,也要互相有个照应才是。”

因为颜沫收下了东西,那白子柔竟然自然而然的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,好像是颜沫收下了东西,就必须得要带白枫进入翰林院当中一样。

“翰林院?”颜沫挑眉,一脸莫名地看着那白子柔

《君主蛮妃太毒辣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萌辫儿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颜沫,颜赟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萌辫儿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君主蛮妃太毒辣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颜沫,颜赟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