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毒医宠妃》毒医宠妃殿下太腹黑 小说大结局 毒医宠妃GL

毒医宠妃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毒药苦口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《毒医宠妃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炎洛殊,炎夜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这下炎洛殊的脸色彻底转白,却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本就是自己造下的孽,若是出言横加阻止,无异于承认事实,若是不阻止,等张嬷嬷真的把

|更新:2020-03-21 16:05:2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毒药苦口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《毒医宠妃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炎洛殊,炎夜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这下炎洛殊的脸色彻底转白,却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本就是自己造下的孽,若是出言横加阻止,无异于承认事实,若是不阻止,等张嬷嬷真的把

《毒医宠妃》免费试读

这下炎洛殊的脸色彻底转白,却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本就是自己造下的孽,若是出言横加阻止,无异于承认事实,若是不阻止,等张嬷嬷真的把汗巾呈递上来,真的是他的汗巾,还是落实了他的罪名.

炎洛殊左右着急,唯有再次求救炎天肆.

炎天肆见炎洛殊这副模样,心中也明了事情果真如炎夜麟说的那般,先是没好气地瞪了炎洛殊一眼,暗骂他的不争气和不小心.

炎洛殊看出炎天肆眼中的责怪之意,心下更是胆颤,惟恐大哥不帮自己.刚要开口,就听一直站在一旁的管事张嬷嬷开口道:"三皇子殿下,您给的那块汗巾,奴婢去厨房巡查的时候,被不懂事的丫鬟无意中填入灶中,烧毁了."

一句话,炎洛殊和炎天肆都是松了口气.

炎天肆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张嬷嬷,炎洛殊望向张嬷嬷的目光中感激之色一闪而过,再望向炎夜麟的时候却是展露了得意.

张嬷嬷脸上虽平静,及地视线的眼底涌动的,却是清清楚楚的笑意,若苏苓没看错的话,那是小人得志之后的得瑟.

苏苓在一旁将三人之间的互动看的清清楚楚,手在桌子下面攥成了拳头.

这个张嬷嬷,为何要帮着太子殿下和六皇子殿下,莫非......

某个不好的念头在苏苓脑海一闪而过,她心中一惊,转头去看炎夜麟.

炎夜麟倒是镇静,闻听这话,也不恼,脸上现出恍然的神色:"这样啊,那真是可惜了,本来还想让六弟鉴定一下是不是,免得真的有人在外面仿造六弟的汗巾胡作非为,到时候被告到内务府,三哥想帮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."

炎夜麟脸上尽是惋惜之色,对上炎洛殊庆幸得意的目光时,眼中竟是愧疚之色:"六弟,真对不起,我府上的下人太不懂事,日后若是再发现类似的情况,三哥一定带着人直接去六弟的府上当场对峙个明白,也省得总有人在外面毁坏六弟的名声,这要传到朝廷也不好."

炎夜麟这话说得太过诚恳,把对面脸色急转冰冷的炎洛殊憋得一句话说不出来.

一旁的苏苓见炎洛殊闻听这话脸迅速变黑,炎天肆更是动了动嘴唇,却不知道如何反驳.

苏苓抿住嘴唇,忍着笑意,炎夜麟这几句话说得太有杀伤力了,这些炎洛殊和炎天肆回去之后,肯定都会狠狠的调查往日自己所犯下的桃花事件.正是因为炎夜麟这种孩子似的执着诚恳,他们才更加害怕,他不是随便说说而已.

朝中官员,大抵三妻四妾,多多少少也都因为交际应酬接触过酒肆春楼,要说绝对清廉干净的官员,若是按照苏苓这般将黑和白划分的十分清楚的话,还真剩不下几个.

而苏苓自是也明白这些.所以很多人都是彼此彼此,秉着同是官场中人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不揭发我,我也不会检举你的一杆秤,将很多人都这杨藏匿在律法之后.

炎天肆与炎洛殊和那些朝廷官员相比,更加有优势的一点就是他们的身份.

若非有大仇大恶,谁会明知事实还要去揭发太子和六皇子殿下,明摆着寻死路嘛.

人在朝廷混,大多懂得为人处事之道,想要保住头顶的乌纱帽,装聋扮瞎是常有的事.

而炎夜麟这一点大家都共同知晓的执着,却是炎天肆和炎洛殊的死穴,他们不怕其他官员的审办,至少可以找出他们的软肋,加以点拨就能事半功倍.

炎夜麟除了那点好心办坏事的死心眼之外,即使找到他的软肋,和他也说不明白官场上的那一套.

也不知是故意埋汰炎天肆和炎洛殊,还是真的有那么好笑,苏苓震动的胸腔终于释放出来,用锦帕捂着嘴,竟是"咯咯"的笑出声,直令那面色难看的两人更是气愤不已.

"苏小姐,不知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了,叫你如此放肆."炎洛殊后面的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,他想用皇子的身份来压制苏苓.

苏苓才不怕他的打压,在炎洛殊杀人的目光中好半天才收敛的笑声,挺直身子,迎上他的目光,有些涨红的脸还带着隐隐的笑意,清了清嗓子:"六皇子殿下,我刚刚听了三皇子殿下的话,只是觉得刚刚那个妓|女好傻,只是拿了钱就上交了汗巾,可见给她汗巾的人还不如三皇子殿下给她的那些钱."

话音刚落,只见炎洛殊嘴角抽动,眼中喷出的怒火恨不得下一秒就将苏苓燃成灰烬.

炎天肆却是不放过,冷着声音问道:"那苏小姐认为她该怎么做才不傻?"

苏苓浅笑,炎天肆不是好奇,他就是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做到多狠毒.

苏苓心中冷笑,面上的笑容却是温柔的能融化掉炎天肆那眼中的敌意.苏苓知道这幅皮囊的杀伤力,对炎夜麟可能不起作用,但对好色的炎天肆,定然是绝杀.

果然,面对苏苓柔情似水的笑意,炎天肆有短暂的怔仲出神.一旁被苏苓损的还在气头上的炎洛殊见炎天肆关键时刻掉链子,干咳两声,炎天肆这才猛然回过神,重新摆上了那一副不可一世的傲慢.

炎夜麟原本按住苏苓的手此刻抚了抚,似是在给予力量.

苏苓感知,侧头看了炎夜麟一眼,炎夜麟递给她一个温暖的笑容.

而这个简单的动作看在炎天肆和炎洛殊眼里,则是认为这两人在旁若无人的彼此互传情谊,更是间接的宣示了苏苓的所有权,为刚刚炎天肆见苏苓出神的逾越之举,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.

苏苓笑道:"有句话说的好‘爱之深恨之切’,女人若真的爱上一个人,如果被爱的人所抛弃,她会找出男人最致命的弱点,予以还击,并让对方没有还手的余地."

不等炎天肆和炎洛殊反驳,苏苓又加上一句:"太子和六皇子殿下千万别小看了女人的狠厉,但凡下定决心报复,很多手段是你们想也想不到的,只要能达到目的,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."

从始至终,苏苓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意,仿若那些狠毒言论并非出自她的口.

炎洛殊不甘示弱,眯着眼睛反问苏苓:"不知苏小姐是否也在这一类人中呢?"

苏苓料到他会问自己,浅浅应答:"那要看三皇子殿下是否以诚相待了."随即将目光望向炎夜麟.

炎夜麟配合地一把抓住苏苓的手,目光中都是满满的柔情,语气坚定:"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待你."

苏苓心中咒骂炎夜麟趁机揩油,面上却是片刻的羞涩,脸颊一片潮红.

炎洛殊先后被炎夜麟和苏苓明里暗里狠狠挖苦一番,心中尽是怨气,这次来本是想和他们算账,没想到却又被两人给摆了一道.

忽然想起什么,炎洛殊打断苏苓和炎夜麟的柔情蜜意:"三哥,再过几日就是父皇的大寿,我和太子殿下前来,就是为的这件事."说着,炎洛殊和炎天肆交换了下眼神,嘴角上扬,"知道三哥平日里也不喜这些相互之间送礼什么的,我和太子殿下思前想后,倒是为三哥准备了一份礼物."

说着,差人将一个木桩抬了上来.

苏苓曾经在古玩市场见过这种东西,不同于石头的种类分布和珍贵等级,木桩奇就奇在它天然所成的形态.

根须枝杈繁琐的攀岩在主干之上,或伸展而出,或弯曲婀娜.可苏苓看了半晌,竟是看不出这个木桩究竟像什么东西.这样杂乱无章的木桩应该是最不具有艺术价值的,拿来作为礼物,岂不是白白让炎夜麟在皇上面前丢丑吗?

苏苓收回审视的目光转头去看炎夜麟,却见他眸中异样的情愫一闪而过,也仅仅是一瞬,便又恢复初始的淡然.

炎天肆和炎洛殊嘴角噙着笑,望向炎夜麟,似乎在等他做出反应.

然而,令两人都失望的是,炎夜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,不知是真的没有看出什么,还是压根已经忘记了当年发生的事情,总之,除了淡然无波,没有其他情绪.

炎洛殊忍不住指着木桩问炎夜麟:"三哥,知道这是什么吗?"

炎夜麟站起身,围着木桩转了一圈,茫然摇头,吐出两个字:"木桩."

炎洛殊面色一滞,不死心地问道:"三哥仔细看看,就没看出这木桩像什么吗?"

炎夜麟又听话地猫着腰上前细看,看了半天,摇头否定:"就是一个木桩而已,又什么稀奇的."

炎洛殊望向炎天肆,炎天肆"呵呵"笑着,上前两步,揽着炎夜麟的肩膀,指着木桩攀附其上的扭曲枝干,一步步引导:"三弟你看,这个像不像十年前,父皇打落悬崖的身影?"

十年前,皇上打落的身影?

苏苓闻言,心中好奇,搜寻着脑海的记忆,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.难不成这件事已经成了皇家内部的秘密,并未对外宣布?如此说来的话,这倒并非是件光彩的事,不然以皇上想要名垂千古的意愿,是不可能不公之于天下的.

若炎天肆和炎洛殊想让炎夜麟将这个奉给皇上的话,摆明了就是要让炎夜麟触及皇上心底刻意躲避的痛楚,从而招致祸端.

《毒医宠妃》精彩评论

   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。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,轻松自在,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,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,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,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,不发一点工资,简直毫无鬼权!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?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,关系铁硬,结果投诉无门,重陷水深火热,一行血泪流下啊!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,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