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我怎么又隐身了》怎么给自己隐身 GV 我怎么又隐身了小说目录

我怎么又隐身了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依水荷·桉原创小说《我怎么又隐身了》,主角是柳夫人,柳儿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多谢何家哥哥!”小柳儿捧着花盆微微含着笑意说道。 何琪红了脸,摆着手似满不在乎回道:“不要这么客气,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大壮!”

|更新:2020-05-26 00:11:07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依水荷·桉原创小说《我怎么又隐身了》,主角是柳夫人,柳儿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“多谢何家哥哥!”小柳儿捧着花盆微微含着笑意说道。 何琪红了脸,摆着手似满不在乎回道:“不要这么客气,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大壮!”

《我怎么又隐身了》免费试读

“多谢何家哥哥!”小柳儿捧着花盆微微含着笑意说道。

何琪红了脸,摆着手似满不在乎回道:“不要这么客气,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大壮!”

小柳儿歪着头看他,有些不解,何琪刚想解释,就听亭外柳致行喊他:

“大壮,你好了没?”

何琪快速回头看他一眼,张嘴欲对小柳儿接着解释,只是他刚张开嘴,柳致行不耐烦的声音又传过来:

“何大壮你好了没?等你等得太阳都要落山了。”

往日何琪也会跑腿来叫柳致行出去玩,平常柳夫人就不会拦着他,更何况今天柳夫人刚才还发话了。所以他想当然地认为何琪是来找他的,理所应当地催何琪快点出发去和小伙伴们集合。

至于何琪给小柳儿送花的事,到别人府上带点礼物不应当吗?

连续被打断,何琪有点忘词,他嘟囔了好一会,都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。话说不出来,他就着急,越着急越说不出来。在柳致行再一次喊他时,何琪彻底放弃了,他如丧考妣地和柳夫人道别。走的时候,边走边看着小柳儿,扁着嘴委屈极了。

柳夫人抬手抽出别在腰间的帕子,以帕掩唇,轻轻清了清喉咙。

何琪走得不情不愿,盼望小柳儿能叫住他,最好能再和他说些什么。但是小柳儿呢,心思早落在了花朵上面,她专心致志地盯着花瓣瞧,想下手又怕伤到它,小心翼翼地。

“臻儿要出去玩吗?”柳夫人见不得何琪可怜兮兮的样儿,出声叫小柳儿。

小柳儿回过神来,笑着对何琪说:“何家哥哥慢走,你送的花我很喜欢。”

柳夫人的话给了何琪提示,他一脸期待地问:“小柳儿,你要一起去吗?”

小柳儿摇摇头:“我跟我娘学绣花,不出去了。你快去吧,要不然王力哥哥又要说你了。”

何琪点点头,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

柳致行一把拉住他:“你怎么了?快点走呀。”虽然心里确定柳夫人不会拦他,他还是灿烂地扬脸冲柳夫人讨好地说,“阿娘,我出去啦!”

柳夫人点点头,挥手让他赶紧出去。

柳致行欢天喜地地拉着何琪就跑,他虽然热爱学习,但是爱玩是天性。天性压抑久了,总要释放一下的。

柳夫人好气地笑笑,对柳致行的心思一清二楚。

“秦儿也该多出去走走,男孩子多跑跑才壮实。虽说你的牙……”柳夫人止了话头,“不爱出去就在这里多陪陪我。只是君子六艺,秦儿过于安静了也不好。”

萧秦点点头:“我会注意的。”

“娘,这下你可以对着真正的花来绣了。”小柳儿宝贝地把菊花端过来让柳夫人细瞧。

柳夫人仔细看了一会,道:“这花也不知道怎么养,要不然种到你的院子里去,这样花匠可以顺带帮你看着。省得在花盆里你不知道该浇多少水、该怎么上肥。这样想来,府上倒是养了不少花草,来年要请专人好好打理了。”

柳致行回头看看半开的府门,揽过何琪的肩头,兴致勃勃道:“大壮,到哪里集合呀?”

何琪弱弱地说:“什么到哪里集合?”

“你不是来喊我的?”柳致行停下来站到对面,震惊极了。

何琪一脸茫然:“我是这么说的?”

柳致行挠挠头:“你倒没这么说,是我误会了。反正出来了,咱们好久没见,走,找他们去!”

他双手背在身后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何琪在后面噘嘴:你是高兴了,我高高兴兴来,打了那么多腹稿,结果和呆头鹅一样什么都没说就出来了。

“大壮,快点!”

“哎——来了。”何琪唉声叹气地跟上去,刚刚小柳儿提到王力,他分明可以趁机说没人叫他过来,是他自己要来的。可惜不知怎的,当时没好意思多留。要是说了,是不是就可以留下来继续和小柳儿说话了?

“娘,我现在就想去种花。”小柳儿眼含期待。

柳夫人迟疑道:“要不等晚一些?”

小柳儿不太乐意。

“现在太阳大,今天还比之前热了不少,等太阳落山了种下去,再浇透水,夜里休息一整夜,花才能活、才能长得好。”柳夫人顿了下,“娘以前是这样种的。”

柳夫人有理有据,小柳儿乖乖答应了,柳夫人就笑着说:“以后娘给你找本相关的书,不过养花是要找农事的书吗?”

小柳儿呵呵笑了:“我才不要种花呢,我就种这一朵,我要看好多好多其他的书,当一个顶顶聪明的人。”

柳夫人失笑,勉励了她几句。

柳夫人和小柳儿说了好一会话了,萧秦还在默不吭声地缝衣服,柳夫人到他身边坐下,见一块布上已经缝了好几道线了:“秦儿缝得越来越好了,哪怕是现在学绣花也是使得了。”

萧秦抬头一笑,低下头拿剪刀要把线剪断,柳夫人拦住了他:“等一下,我教你个方法把线头藏起来。”

柳夫人从他手里拿过针,上下翻转了一下才拿剪刀紧紧挨着布把线剪断了:“你扯一下试试。”

萧秦轻轻扯了扯,见线头没跑出来,他用劲试了试:“果然如此,姨母再教教我,刚刚没有看清。”

“娘,我也要看。”小柳儿挨着柳夫人说。

柳夫人笑了笑,开始穿针引线。

柳夫人教得认真,两个孩子学得更认真。柳夫人见两人掌握了几种针法,便教他们简单的花样子。到彩霞映满天的时候,萧秦已经可以绣出完整的翠竹了

小柳儿一直在旁边,她看着自己绣的竹子,有点心虚。萧秦的竹子是笔挺修直的,她的则是粗细不均匀歪歪扭扭的。小柳儿挠挠头,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比萧秦笨。

柳夫人看看天色,出言打断他们:“好了,今天到这里,改天有时间再接着绣。秦儿,你娘早些时候说今儿会早点回来的,你先回去吧。”

萧秦闻言点点头,把东西一一收拾好,轻轻放在桌子上。

“不带回去吗?”柳夫人问他,萧秦摇摇头,柳夫人颔首,接着说,“那好,姨母帮你们都收着,有时间再带着你们做这些。”

目送萧秦走远了,柳夫人对小柳儿说:“你也收拾收拾,天晚了,仔细伤眼睛。”

“娘今日怎么带着我们做这些?”小柳儿依言开始收拾。

柳夫人笑笑:“上午不是说了。”看着天边的彩霞,柳夫人有点伤感,“你姨母成日早出晚归的,荣先生带着秦儿上课还好,今日荣先生不在,放秦儿一个人娘不放心。再说了,娘上午说的也是真的。不说科举考试那么远的事,就说你爹,哪次回来衣服是完整的?”说到这里,柳夫人突然笑起来,柳老爷年轻的时候,每次回来都会特意买新衣裳换上,再找个客栈梳洗一番。这些年年纪大了,反倒不在乎这些了,柳夫人觉着柳老爷有时还会故意把自己弄得惨兮兮的,好叫她多心疼他一些。

越老越不正经。

“娘,你怎么了?笑得那么好看。”小柳儿揪揪她的衣袖问。

柳夫人下意识抬手想摸摸嘴角,反应过来她收回手,低头温柔看着小柳儿的眼睛问:“是吗。娘想到你爹爹了,柳儿想爹了吗?”

小柳儿点点头:“想,但是我想到爹爹会想哭,为什么娘会笑呢?”

“娘真的笑得很好看?”柳夫人在女儿面前情绪如此外露,难免有点难为情,她点点小柳儿的鼻头,转移话题。

小柳儿更大力地点头,双手合十道:“真的!好温柔好温柔,又好漂亮。”

柳夫人笑笑,视线里扫到桌子上的菊花,眼神转了转,道:“娘可以告诉柳儿,柳儿想知道吗?”在小柳儿好奇的目光里,柳夫人抚摸着她软软的发髻,专注地盯着她的眼睛,“是爱。”

“爱?”小柳儿不解,“我也爱娘亲,可是我就不会笑。”

柳夫人沉吟,她又去看天边五彩斑斓的云彩:“娘也爱柳儿,爱学儿、贤儿、行儿。你们四兄妹,娘无一不爱。娘想到那你们小时候的事,也会笑。你不会笑,是因为我们都在你身边。”

“可是爹爹不在身边。”小柳儿有些伤感。

柳夫人:“你想念爹爹,他不在你身边,所以难过。但是你想到他带你出去玩的时候,给你当大马骑的时候,你会不会笑呢?”

小柳儿想到去年他们一家子到城外陪柳老爷学骑马的事了。柳老爷没请骑射先生,自己照着听说的法子和马儿熟悉,然后等马儿熟悉他之后再慢慢练习。

不过半天的光景,柳老爷就可以骑着马小跑一圈了。那矫健的身姿让他们四兄妹很是艳羡,她的几个兄长都被柳老爷扶着在马上坐了坐,大哥二哥甚至骑马走了一段。

她也想骑,可是柳老爷和柳夫人都不准,因为她太小了,他们怕万一摔着她。

她很难过,知道晚上归了家还不愿意搭理柳老爷,然后柳老爷就趴在地上给她当马儿骑。她还记得柳夫人当时说的话,柳夫人当时说这成何体统。她以为柳夫人这样说,柳老爷会把她放下来,没想到柳老爷却说:“我疼自己的小棉袄怎么了?”继续驮着她在地上转了好几圈。

想到这里,小柳儿还能想起那时的自己是那么那么的开心。她看着柳夫人含着温柔的双目,不由自主地笑起来,甚至笑出了声。

柳夫人抬手示意小柳儿到她身边去,她轻轻把小柳儿抱在怀里:“但是娘对爹爹的爱和对你们的爱并不是完全一样的,爹对娘的也和对你们的不是完全一样的。”

小柳儿的一双大眼睛里闪烁着疑惑,柳夫人把她的神情看在眼里,声音轻轻地说:“没事,等你遇到了,就会明白了。”

“柳儿不明白。”

“没关系,娘不明白的事也多着呢。

《我怎么又隐身了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依水荷·桉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柳夫人,柳儿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依水荷·桉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我怎么又隐身了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柳夫人,柳儿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