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烟销京华》新京华烟 NP文 烟销京华H文

烟销京华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烟销京华》是叶青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流素,佟妃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坐在佟妃屋里,流素捧着热茶,还在想着早先对槐贵人说的话,心中有一丝丝悔意,不知道这样帮了槐贵人,是不是会搬块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可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7-18 16:05:0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烟销京华》是叶青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流素,佟妃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坐在佟妃屋里,流素捧着热茶,还在想着早先对槐贵人说的话,心中有一丝丝悔意,不知道这样帮了槐贵人,是不是会搬块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可

《烟销京华》免费试读

坐在佟妃屋里,流素捧着热茶,还在想着早先对槐贵人说的话,心中有一丝丝悔意,不知道这样帮了槐贵人,是不是会搬块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可那时候同情心作祟,她还是说了。

算了,覆水难收。

从槐贵人那里出来后又赶去荣嫔皇子的洗三礼,虽说迟了,好歹也算送到了礼,况且玄烨替她挑的那赤金项圈儿造型独特,坠的是莲花童子,上头镶着八种宝石,璀璨流光,荣嫔看着甚是喜欢,也算弥补了些迟到的缺憾。

佟妃瞄了流素一眼:“洗三你迟到了,去哪了?”

“嫔妾奉皇上命去看槐贵人了。”

佟妃道:“本宫还没去看过,今早着荣静去送了些上好的东阿阿胶和野山参。你去看了怎么说?”

流素眉头一皱:“娘娘没有听说琼贵人的事吗?”

“听说了。”

**的消息果然长了翅膀,佟妃一早去看洗三,跟着就回来,这事已经知道了。流素道:“嫔妾去的时候恰巧碰上了。”

“嗯,既是个该死的,也没什么好惋惜了。”

“娘娘觉得她该死?”

佟妃眼皮子都不抬:“这**里只要死了的,都是该死的。咱们怎么想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有人觉得她们该死,她们就只好死了。”

“娘娘虽未亲眼所见,可真是料事如神,琼贵人是被人杀死的。”

“哦,无端的揣测,对你可没什么好处。”

“嫔妾见了尸体,自缢而死的颈部会有向上的严重勒痕,而琼贵人脖子上的勒痕是向后的,而且上吊部位瘀痕少,如果上吊而死,全有窒息的全身青紫。而且琼贵人足跟的绣鞋有平拖摩擦的痕迹,微显破损,手上有摩擦痕迹,想是挣扎时用力拉脖子上绳索造成的。此外,宫嫔自戗是大罪,听说琼贵人家里还有人在,她如果抱了必死的打算,等着赐死就行了,没必要再去**。“

佟妃轻叹了一声:“果然啊,本宫只是推测,没想到你居然还这么仔细……这事儿,你打算告诉皇上么?”

“当然不,这事皇上已经交给东妃娘娘处理了,就让它这么结了算了。”

佟妃点点头。

“嫔妾只是有点不明白,娘娘你……”

“你要知道,前朝和**是息息相关的,皇上有时尚且身不由己,何况是本宫?”

“嫔妾明白了。”

佟妃微笑了一下:“你知道了这么多,却明白进退,说明你是个聪明人,应当理解本宫的处境。”

流素默然点头。

“对了,那几个处理琼贵人尸体的太监是谁你知道吗?”

流素怔住。

佟妃微一蹙眉:“你也想到了是吗?这件事本宫帮你处理,但愿还来得及。”

“谢娘娘。”

流素心里仍是忐忑不安的,她当时的行迹太明显了,没有人能保证内务府那几名太监会不会把她看尸体的事汇报上去。无论如何,这宫里头活得最长久的绝不是那些一眼看起来就很聪明的。槐贵人这件事,她处理得就已经很出风头了,琼贵人的死她绝不适宜再插上一手。

好在当天佟妃就命荣慧带了消息给流素,那几名太监的事已经处理完了,让她不用太担心。

流素叹了口气,她仍是欠缺了点经验,比起佟妃的不动声色,她有些露锋芒了。

当夜玄烨留宿翊坤宫,并没有来明德堂。

三月十九,胤祉弥月之喜,宫里又喜气洋洋。

槐贵人小产也坐完了月子,开始到各宫走动,众嫔妃都发现她变了个人似的,开始慢慢会与人交往了,不再像从前那样孤傲冷漠。虽然还谈不上多话,但是很会笑了,见着谁都姐姐长妹妹短的,看着极是随和亲切。

荣嫔的盛宠几乎达到了顶点,她先后生了六个子女,如今成活的只有三个,但无论如何她是子嗣最多的一个,在这点上就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她。

为了以示荣宠,弥月之喜除了各种赏赐、大摆喜宴之外,还在畅音阁设了戏台请了些王公大臣命妇等看戏。寻常嫔妃们聚会看戏都在漱芳斋,如今摆在畅音阁是规模很大了,皇子弥月喜除了太子外还是首个能有如此荣宠的。

究其原因,多少与槐贵人小产,玄烨心里不痛快有关。虽说小产不是白事,可是他心里也有好长时间郁郁寡欢,毕竟槐贵人是宠妃,此次又遭人陷害,还搭上了琼贵人的命。例来宫中红事要是与白事相撞,是要低调些处理,但这回他想要大肆庆贺一下,以冲淡悲伤气氛。

一切皆以皇帝喜好为重,皇帝想要冲喜,那就得冲喜。

畅音阁分上中下三层戏台,上层福台,中层禄台,下层寿台,三层台设天井贯通,禄台、福台井口设辘轳,下面直对寿台地井。天井地井可以升降,演仙女下凡之类就可以用辘轳将戏子从上面送下来,以达神怪效果。

一出燕子笺,纸扎燕子居然能飞起来,且能衔走画,流素远目望去倒也看不出明显缺陷,不禁有些惊叹当时的机械技术。

看戏的阅是楼分上下二层,皇帝妃嫔在这二层,王公大臣及命妇在两侧圈楼,宫女太监可在楼底廊沿下看戏。

流素有些气闷,看了一会子,悄悄下了阅是楼,想去休息会。

阅是楼下有女眷休息的偏殿,里头设了案几坐椅,摆放着各色干果鲜果糕点,有宫女伺候茶水酒料。不过这会儿大多数宫女都悄悄溜出殿外看戏了,里头只有两个留守着,一个正在伺候一名年长的命妇,看上去年纪不小,身体略显不适,坐在那里喘气。

流素刚点了杯玫瑰茉莉枸杞花茶,见殿外慢慢走进位挺着肚子的年轻命妇,轻声细语要了杯菩提叶柠檬草茶,小宫女应了一声,手脚麻利地就要去了。

“等等,不要加柠檬草,孕妇不宜服的。要清肠胃的话,可以加点蜂蜜,洋槐蜜就好了。”

那命妇愣了一下,抬起脸朝流素婉然一笑,盈盈福了一下:“谢贵人小主提醒。”虽不认识流素,从服制也可看出她的身份了。

流素也转眸向她笑了一下,但笑容却僵在脸上,半天没有反应。

那命妇见流素盯着自己看,微笑道:“小主认识妾身么?”

流素好容易才回过神来,表情僵硬,声音也有些干涩:“应该……不认识吧。”

她已经忘了流素是谁吧,或者说当年根本没有注意到过。但流素是不可能忘记,在那年上元灯节,就是眼前这个女子破坏了她整个节日的欢乐气氛。流素记得很清楚,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,

卢婉宜含笑又点一下头,才找了个座椅侧身坐下,显得颇为吃力。她的肚子看上去总有八九个月了,似乎也要临盆了,若非皇帝宣召,以她这样不便的身子应是不会出门的。

流素看她服制,应是三品淑人,也就是说纳兰性德已升了一等侍卫吧,也不出奇的,即便他身无功名,以玄烨的宠爱他也早该升到这个位置了,不过是个虚衔而已。

流素不知道是怎么坐下的,木然捧着茶盏,一口一口啜着。茶是热的,心是冷的,她努力想捕捉一下思维,却觉得僵僵的不知道喜怒。

这个结果不是早知道的么,根本没什么好奇怪,况且他早生了个儿子,再添一个又如何?只是知道是一回事,亲眼见了又是一回事,流素好半晌才想起来她和眼前这个女子还是有亲戚关系的,无论如何该叫声嫂子。

“夫人,请问你姓卢么?”

卢婉宜有些惊讶:“贵人……”

流素微笑一下:“夫人的夫君是明珠大人的长子吧?如果没错的话,我也该唤你一声表嫂。”她连提一下那个名字都不愿意,只觉得想起来都是痛。

卢婉宜呆怔一下:“原来是素贵人!”跟着神情甚是欢喜,“妾身的公爹和婆母都曾提及过贵人小主,不想今日有福能见到小主。”

流素心里又刺痛一下,原来只是明珠夫妇才提她么,当然了,对着正妻提旧爱是有点不正常,何况还是弃若蔽履的旧爱。

“尤其是婆婆,每回提到小主总是念叨,有两回还落泪说小主在宫中过得不知如何,她视你如亲生女儿,很是舍不得。”

流素凄凉地笑一下,觉罗氏对她是极好,所以才会掉泪。她自家两个女儿虽然远嫁,但终究还有时相见,况且过得好像都不错,哪里像她,在深宫里是生是死都无人知晓。

卢婉宜看来性情柔顺,举止也极得宜,说了一会子家事,见流素不答腔,也不生气,抿嘴笑着喝了一口茶。

流素想起来自己有些冷场,强打精神笑道:“想起在纳兰府的日子,仍然甚是想念,表嫂回去后帮我问候一下姨母姨丈,说我过得很好。”

“是。”

卢婉宜含笑点头。

“几个月了?”

卢婉宜抚着肚子,神情加倍的温柔:“还有一个月就该生了。”

“你夫君应当对你很宠爱吧?这是第一胎?”

“是的,他对我极好。”

不消说,只看卢婉宜那一脸温柔甜美的笑容就知道了,简直是打心眼儿里笑出来,只差没把自己的幸福告诉天下人分享了。

流素怔怔发了一阵呆,本就破碎的心仿佛更被咬啮得千疮百孔,脑海里突然迸出妒恨如狂的念头,跟着一转,想到了另一件事。还有一个月……也就是说,眼前这个女子无论多幸福甜蜜,她的命也就剩下一个月了,跟着她要难产而死,她的幸福也就烟消云散了!那还嫉妒什么?恨她什么?

流素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盯着卢婉宜,不知道是嫉妒好还是怜悯好。就让她再快乐一个月吧,不过是个可怜的女人而已。

“嫂子如此温婉贤淑,正是表哥喜欢的那种,我想学都学不来。嫂子生产后若得闲,常进宫陪小姑坐坐,聊

《烟销京华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烟销京华》精彩评论

   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,后记是全文精华,远胜正文。私货: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——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——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,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,就被指责为冷血。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,竟然在作者(叶青笺)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(流素,佟妃),还被读者嫌弃。结论: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