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北京的部队大院》北京军区家属大院 娘受 北京的部队大院激H

北京的部队大院

军事连载中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长弓射天狼原创小说《北京的部队大院》,主角是杨彦军,段晓玲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七 段晓玲带着杨彦军在父亲的病床前只是呆了十来分钟,这是医生给他们规定的时间,医生不让他们与病人多说话。 段晓玲的父亲形如骷髅,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8-21 00:00:1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长弓射天狼原创小说《北京的部队大院》,主角是杨彦军,段晓玲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七 段晓玲带着杨彦军在父亲的病床前只是呆了十来分钟,这是医生给他们规定的时间,医生不让他们与病人多说话。 段晓玲的父亲形如骷髅,

《北京的部队大院》免费试读

段晓玲带着杨彦军在父亲的病床前只是呆了十来分钟,这是医生给他们规定的时间,医生不让他们与病人多说话。

段晓玲的父亲形如骷髅,气息微弱,他听到女儿的呼唤,似乎是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,睁大眼睛,挣扎着想坐起来。段晓玲的一个本家侄女也在医院里与她一起照顾老人,女孩子对段晓玲说,段晓玲不在跟前的几个小时里,老人闭着眼睛,嘴里一直不停地呼喊着段晓玲的名字。段晓玲含着眼泪,让父亲躺好,把身后的杨彦军介绍给他,并说这就是自己刚交往不久的男朋友,老人看到杨彦军,眼角流出两行混浊的泪水,他欣慰地点点头,又无力地闭上了双眼。杨彦军看到一个垂危老人对女儿的眷恋之情,也非常感动,他没有了刚进病房时的不安和羞涩,伏在老人的身边,像是他女儿的男朋友,也像是他的女婿或者儿子,轻声地安慰着老人家。

医生把段晓玲叫到门外,看到跟着出来的杨彦军,问她:“他是你男朋友,以前没见过?”

段晓玲红着脸,把事情的经过对医生讲了。

医生姓卢,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,她听了段晓玲的话,动情地对杨彦军说:“有人说现在地球在变暖,人心在变凉。这句话让人听了感到悲哀,但却是事实,我在医院里经常会看到一些人心不古、世风日下的不良现象,也总会见到一些骨肉情深、病友相助的动人场面。你和小段互不相识,能来医院帮助她安慰病情危重的老父亲,是难能可贵的!”

杨彦军听了卢医生的话,嘴里说着客气话,心里却像年终总结时受到嘉奖一样高兴。

卢医生对段晓玲说,她的父亲生命垂危,最多只能坚持三五天,让她考虑安排后事。段晓玲尽管早就有了思想准备,听了卢医生的话,还是禁不住泪如泉涌。

“你不要难过,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留给你,有什么事告诉我,我会尽量帮助你。”杨彦军在一旁安慰段晓玲,“必要时,我和我的‘未婚妻’一块过来。”

杨彦军把与女朋友的关系升格为“未婚妻”,并且在说出这三个字时还加重了语气。他觉得只有这样,才能证明自己对一个陌生女孩子的帮助是无私的、纯洁的,甚至是神圣的。

段晓玲把杨彦军送下病房大楼时,千恩万谢,杨彦军不安地对她说:“你让我帮忙是对我的信任,这样反复地说感谢我的话,等于要收回了对我的信任,使我心里很不安,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,你不必客气。”

杨彦军告别了段晓玲,才感到饿得心发慌,他准备到医院外边的大街上买点小吃,填饱肚子再回机关。

“杨彦军!”

杨彦军刚走到医院门口,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喊他。

杨彦军扭头一看,是蒋正平,便奇怪地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应该是我问你!”

蒋正平说话的口气和表情都让人琢磨不透。

“我上午到了秋萍家里以后,和未来的岳父就互相关心的问题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。”杨彦军嘻笑着说,“从秋萍家回来的路上,碰到一个——一个朋友,我来这里是帮她办点事。”

蒋正平把杨彦军拉到一个僻静地方,厉声问他:“什么朋友?女朋友,而且是王秋萍之外的又一个女朋友吧!你帮她办什么事?看病,到妇科看病!”

“班长同志,请你不要胡乱猜疑,这是一所以治疗肿瘤为主的医院,哪来的妇科?”

“你不要再掩盖了,我亲眼看见你和一个女孩子走进了病房大楼,你与她来这里干什么我可以不管,但是要提醒你,脚踏两只船的人总有落水的那一天。”

杨彦军急得涨红了脸,提高了音调说:“你调查了没有就乱下结论?既然你看到了,我也不瞒你,我和那个女孩子素不相识,是她在我从秋萍家回来的路上,恳请我与她一起来医院安慰她病重的父亲的。”

“是吗?我觉得你是在编写安徒生童话的续集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,这个女孩子对人的态度是真诚的,我没有理由拒绝她的恳求。”

“对你的做法我并不感到奇怪,世界上因为有了老实人,才有了骗子,骗子欺骗老实人,老实人养活骗子,这也是一种生态平衡。”

杨彦军看到蒋正平听不进自己的解释,气得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,用哆嗦的手点燃了一支,栽种在嘴巴里。

“我曾经跟你们说过,现在有些城里的女孩子,心眼多得很,手段也高明得很,你只看她花容带笑,不知她笑里藏刀。我不怀疑她有个病重的父亲,也相信她有很多困难,你帮她办一次事,她可能就成了贴在你身上的狗皮膏药,狗皮膏药治什么病我不知道,只知道它贴在人的身上就很难再揭下来。”

蒋正平说话的语气和脸上的表情都可以用四个字概括,那就是“语重心长”。

“你以后的业余时间不要学习畜牧兽医,改学法律、去审判犯人,或者是改学心理学、去说教别人得了。”杨彦军不满意地对自己的班长说。

“我不怕你讽刺挖苦,只是想提醒你,现在是人心叵测,有些事是防不胜防。今天发生在你身上的这件事,即使那个女孩子没有坏心眼,真心请人帮忙,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也不会去干。”

“没错,我就是那百分之一。我问你,尽管现在人与人之间感情冷漠,信任度低,但是每天依然还会发生那么多舍己为人、助人为乐的事,这个问题你怎么看?”

“我用眼睛看。”

“不,你应该用良心看。这就叫人心所向,人们向往的事情,自己不愿意去做,也看不惯别人去做,这是社会的悲哀。一个有良知的人,对可以帮助别人的好事,应该身体力行,从我做起。当然,我今天帮助这个女孩子,开始也有过怀疑,有过犹豫。其实人们在有了困难的时候,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帮助,帮助别人有时候很简单,可能只是举手之劳,但这种希望现在成了很多人享受不到的奢侈品。”

蒋正平看到杨彦军态度诚恳,不像是在说假话,叹了一口气,用平静的语调说:“咱们两个别在这里磨牙了,有话回去再说,也许你讲的话有道理,也许我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吃饭,你是不是中午饭也没有吃?咱们一起到医院大门外面的饭馆里去吃点东西吧!”

“你盘查了我半天,还没有告诉我,你不在公务班值班,跑到医院来干什么?”

蒋正平沮丧地说:“别提了,黑妞来电话说我母亲这两天身体非常不好,想来北京住院治疗。我今天来这里,先到了住院部,住院部说不直接受理病人住院的事,让我找门诊部。我找到门诊部,门诊部说现在床位紧张,病人不来不能预先安排住院。我想要是让黑妞先把老人送来了,短时间住不上院怎么办?刚才我想找当年曾经给我老母亲做过手术的那个医生,请他帮助疏通一下关系,可是别人说那个医生去年已经退休了。”

杨彦军想了一下说:“这样吧,我跟你一起到肿瘤一科里找医生反映一下情况,说不定他们能帮助我们想些办法。”

“肿瘤一科有你认识的人?”

“应该说没有。”

“没熟人你去有什么用!”

“试试看,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说一说,说不定能行。”

“你的话我不太相信,别人都说林长青能吹牛,你比他还能吹。”

“是呀,林长青吹牛的水平比我差多了,他吹的是蜗牛,我吹的是黄牛。废话少说,咱们赶快走吧!”

蒋正平满腹疑惑地跟着杨彦军进了病房大楼。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北京的部队大院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长弓射天狼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杨彦军,段晓玲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长弓射天狼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北京的部队大院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杨彦军,段晓玲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