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这个王妃很米虫》这个王妃不太冷 忠犬攻 这个王妃很米虫猎奇

这个王妃很米虫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《这个王妃很米虫》为书帆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“主子,那是靖国和宁国来的两位王爷。奴婢也是刚刚才从其他人口中得知。”小莲小声地回道。现在是在云芳殿外,为求小心,她还是自称奴婢

|更新:2020-09-15 16:03:3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这个王妃很米虫》为书帆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“主子,那是靖国和宁国来的两位王爷。奴婢也是刚刚才从其他人口中得知。”小莲小声地回道。现在是在云芳殿外,为求小心,她还是自称奴婢

《这个王妃很米虫》免费试读

“主子,那是靖国和宁国来的两位王爷。奴婢也是刚刚才从其他人口中得知。”小莲小声地回道。现在是在云芳殿外,为求小心,她还是自称奴婢,以免落人口实。

王爷?池小满了然点头,难怪那两男子一身贵气,而且虽然距离有些远,仍能看出面容不俗、身材也不错,不胖也不瘦。

小莲所在之处是女眷区,会有人八卦八卦帅哥实属正常,正好给她提供信息,不错、不错!

不知何时,皇上和皇后已经起驾回宫,正当她觉得没自己什么事,比赛都比完了,想回去云芳殿美美的睡上一觉,突然来了个老太监。池小满觉得他有些眼熟,好像……对啦!刚才比赛前请安时,在皇帝老子身后,不就站着这个老太监吗?

“五公主,皇上宣您去御书房见驾。”老太监还算恭敬,只是脸上神情有些复杂,像是对她有些同情。

“劳烦公公前来传话了,请公公前头带路。”池小满对这老太监印象还不错,因为他看自己的眼神并非其他宫殿的太监、宫女那样不屑一顾,对她这公主的身分还有起码的尊重。

不过他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呀?难道自己赢了皇帝老子的宝贝三公主,让皇帝老子龙颜大怒了?

可……三公主赢和自己赢差别就这么大吗?自己不也是他的孩子吗?

池小满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,在现代的父母对自己多好呀,她从小的生活也像个小公主一样,来到这里明明是个真公主,却如此不受父皇待见,她只想默默的生活着都不可以吗?如果赢了比赛却要受罚,那真是没天理了。

“公主这话折煞老奴了,请跟老奴来吧。”老太监对她的客气和蔼地笑了笑。他是真的替这流霞公主担忧,因为他是唯一知道云妃死因内情的人,害雪妃小产的原凶并非云妃,云妃只是个受陷害而无辜被皇上赐死的人,而流霞公主更是冤枉,不过是受到迁怒而为皇上所不喜。

只可惜他是事后才知道,所以没能救云妃一命。如今元凶是谁他也不能说,因为那人在宫中势力实在太大,就算皇上知道实情,也不会再追究。

其实今天流霞公主的御马之术如此厉害,原是件好事,当年碧月公主也是凭着卓越的马术得到皇上的喜爱,但坏就坏在皇后见到流霞公主赢了,突然说道:“这宫中马术最好的原是三公主,三公主的马术是由她外公吴将军亲身所授,不足为奇,那五公主如今这般超群的马术,又是何人所授?”

皇上听了脸色微变,这才有宣流霞至御书房一事,而他也不知结果对流霞公主是好是坏。

老太监同情的眼神,令池小满心中忐忑,只能紧紧跟着前往御书房。反正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她一向的座右铭就是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,凡是看着办吧!

走的又累又渴,终于来到御书房外,老太监让池小满在门外稍等,吩咐御书房外的守门太监,小太监立即扯着嗓子喊道:“流霞公主到──”

御书房门打开,老太监领着池小满进入。

池小满瞄了一眼御书房里的景况,除了皇上之外,皇后也在,两人脸上乍看都没什么表情。

她想着刚才在猎场请安的模式,觉得照那样做恐怕不妥,此刻皇帝老子找自己不知好事坏事,还是小心恭敬点好。

“儿臣叩见父皇、母后,恭祝父皇、母后金安。”她很认真严谨的行了叩首大礼。

“抬起头来回话。”皇上声音低沉严肃,却并不说免礼,更未让她平身。

这是什么意思?她得跪着回话?看样子没好果子吃了,这个可恶的皇帝老子……

池小满在心里腹诽着,但面上仍旧恭谨地等着皇上问话。

“流霞,妳的御马之术是向何人习得?”皇上声音有些冷峻,方才听了皇后的话之后,便也觉自己这女儿有些古怪。

虽说因为云妃的原故而不喜这女儿,但宫中又岂有他不知之事,流霞从来就是个胆小怕事的,云妃父兄皆为文官,且从未听说来宫里见过流霞,更遑论教她御马之术。

而云芳殿里一些宫女太监,又哪有可能有这等本事,莫不是她与某王公大臣私下来往?若她真让男子私入**,他定然饶不了她!

“回父皇的话,御马之术乃儿臣自行研究而来。”池小满谎话说的脸不红气不喘。去查吧,查到死也不可能查出是谁教她的,除非皇帝老子能穿越到她的以前生活的那个时空。

“大胆,竟敢欺瞒朕!”皇上怒道。

“儿臣不敢,儿臣所言乃是实情。”池小满还真真是被他的怒吼吓了一跳,不过她从小胆子就大得很,所以也只是心里被吓了一跳而已,面上倒也无惧。

轩辕烈见她竟是对自己的怒气一点也不害怕,似乎和以前胆小懦弱的她不一样了,他不喜欢这女儿除了云妃善妒害死他的小皇子而迁怒之外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她的怯懦让自己看着生厌,所以自小就对她不甚在意。

如今她变得大方得体,倒让他细细端详起自己这从来不曾放在心上的女儿。

流霞要比碧月生得美些,因为云妃比德妃要美上几分,流霞的容貌完全承袭了云妃和自己的优点。这么一端详,让轩辕烈面容不禁柔和下来,微笑说道:“快起来吧,别跪着了。”

池小满飞快地站了起来,还好跪得不算久,否则脚麻那就不妙了。天知道她又跪又叩首的心里有多憋屈,以前哪里有下跪过,她连自个儿父母都没跪过呢!

“皇上,臣妾相当好奇,五公主是如何研究御马术的,就臣妾所知,五公主极少离开云芳殿,骑马乃儿时所学,还是太子教她的,但要练得今日所见那样卓著的马术,当需长久练习吧?不去马场又要如何练习?”皇后见皇上似乎对流霞心软了,且看那眼神中似还带有一丝怜爱的模样,恐怕想到了从前和云妃恩爱时的情景,心中妒意顿生。

没想到老的死了,这小的还能兴风作浪。她可不能让流霞得宠,爬到自己头上!

“霞儿,和朕说说,你是如何研究的?”皇上也很好奇。

池小满对皇后找麻烦的行为很是着恼,但见皇帝老子对自己态度好了许多,而且唤自己的名字也变成亲昵许多的“霞儿”,只好恭恭敬敬地回道:“儿臣虽然甚少离开云芳殿,但偶尔也会至马场骑马散散心,否则也不会有日前和三皇姐在马场起争执一事。”

她相信轩辕碧月以马鞭打了自己的是皇上不可能不知道,在此时提起不过是想证明自己是会去马场练习马术的。

又紧接着说道:“从前便见过几次三皇姐的马上英姿,自小流霞就相当羡慕三皇姐的骑术,所以认真的看过起次后,便思索着如何能将马骑得又稳又快。其实也不过是儿臣将日常见识活用在骑术上而已,比如人在跑步时会迎风受阻,身体与风的接触面越大,则所受阻力越大,在马上亦是如此,所以压低身子骑马,自然速度会快些,今日证实儿臣的研究并非没有道理。”

她讲的不全,但有些方法要解释起来相当麻烦,她只能拣容易的说。

“好好好,妳能有此见识且能举一反三,不愧为朕的女儿。可妳今日放落疆绳,在身后换手持锦旗的举动,那可是连靖国淮安王都为之喝采的骑术,又是如何研究出来的?”皇上龙颜大悦,此时此刻是真正对这女儿刮目相看了。

“回父皇,那不过是儿臣懂得将身体配合马奔跑时的动作,所以即便放开疆绳也能以双腿控制马匹,就好比男儿在战场上骑马射箭是同样道理。但其实两者还是有些差别,骑马射箭要更难些,不止要保持身体平衡,还要兼顾射箭准头,而儿臣今日耍的那一招,只要注意身体平衡而已,只是少有人举着大旗在身后换手,那不过是个花招,算不得什么厉害的事,只不过儿臣动作流畅,才能得到喝采。”池小满谦虚地说道。

“霞儿,妳能如此谦虚,朕深感欣慰。靖国以武立国,国中无论男女皆善骑射,妳能得淮安王一句赞赏,足见妳在马术上的本事,定然不止今日所见,妳也算是给父皇长了脸面,说吧,想要什么赏赐?”轩辕烈心情很好地说道。

池小满松了口气,看来自己是过关了,现在想想她忽然有些害怕,也有些庆幸,要是刚才自己答得一个不好,别说赏赐,被处罚都有可能。不过那淮安王她倒是有些好奇,皇帝老子连提了他两次,看来他应该不只是“好”那一声喝采,可能还和皇帝老子说了自己什么。

不知他是今日那两名华衣男子中的哪一个?

“父皇,儿臣不要任何赏赐,只愿父皇身体康泰,万寿无疆。”池小满谄媚地说道。

古人有云:“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”现在她突然想和皇帝老子搞好关系了,因为今天的事情自己要低调已经不可能了,且皇后没整着自己,端坐在那绷着一张脸,那眼神像是要吃了自己似的。那么干脆就高调一些,让皇帝老子替自己撑腰,这样才能过起顺风顺水的米虫日子。

《这个王妃很米虫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书帆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云妃,儿臣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书帆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这个王妃很米虫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云妃,儿臣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