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白首妖师》旷世妖师 BL 白首妖师下克上

白首妖师

仙侠连载中

经典小说《白首妖师》由黑山老鬼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元执亭,那便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这一圈走下来,名符、经卷、衣袍、戒律,皆已有了,方寸心里也微微吁了口气,起码从现在开始,他走出了书院大门,便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

|更新:2020-09-16 00:03:5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白首妖师》由黑山老鬼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元执亭,那便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这一圈走下来,名符、经卷、衣袍、戒律,皆已有了,方寸心里也微微吁了口气,起码从现在开始,他走出了书院大门,便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

《白首妖师》免费试读

这一圈走下来,名符、经卷、衣袍、戒律,皆已有了,方寸心里也微微吁了口气,起码从现在开始,他走出了书院大门,便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百姓,而是书院学子了……

不过领到了这些,还不是他最主要关心的问题,对于他而言,既然入了书院,那便走上了炼气大道,最为吸引他的,自然也就是那能够帮着他踏上修行之路的炼气法门了,书院弟子的身份,固然不凡,但也惟有学到了那炼气之法,掌括了非凡的手段,才算有了底气。

授业亭中,一位老执事询问起了方寸的根基:“可曾炼气?炼至何阶?根底如何?”

对此方寸回答的老老实实:“未曾炼气,一阶也无,全没根底!”

那位管事闻言,倒是好奇的打量了他几眼。

虽然一说起来,好似这炼气之法,乃是书院传授,但在这大夏王朝,无论是世家还是高人,但凡有些底子的,哪个不从小培养自家的子弟,尽授期能,有些人还未入书院,便已修炼出了好几阶的本领,只差修成宝身了呢,方寸是人尽皆知的小仙师胞弟,若是有那位小仙师的指点,便是他一入书院,便修成了宝身,管事也不会觉得诧异,殊料他居然全然不懂?

“以前就听人说,方家二公子,不学无术,没想到……”

这管事不由得摇了摇头,啧啧有声,显然,他才不信什么方寸没有机会去学,只当他是终日浪荡街头,浪费了大好的时光,那目光里,多多少少,都有些掩不住的鄙视之意。

方寸已是熟门熟路了,一把银票砸他脸上。

这位管事清了清嗓子,显得和蔼了许多,看着方寸笑道:“既然你什么都没学过,白纸一张,那便只能从头开始了,只不过,书院于两年前收录了学子进来,如今其他人大都已修为不浅,或深研九经,或养宝身,你便与人家一起,也听不懂,没奈何,先去……”

微一思量,大笔一勾:“元执亭吧!”

说着低声笑道:“等方二公子修为长进了,再来寻我,自好安排!”

方寸顿时明白了过来。

那些修为高的,学得深的,已经皆去参悟一些高深学问了,而自己虽然入了书院,也只能从头学起,去了别的地方,也听不明白,所以就给自己安排在了元执亭,不必管事细说,自己也能明白,这元执亭,想必就是一些学渣们的聚集之地了,想必讲的东西会轻松些。

“没人愿收我作亲传么?”

方寸微一思量,便轻笑着答应了下来。

他在入书院之前,便也已经对书院颇有了解。

书院大部分的学子,只是跟随在教习们身边,循序渐进,慢慢的炼法修业,三年时间里,一步步学到越来越深的东西,这样的学子与教习之间,只能算是普通的师生关系……

但也有些特殊的例子,便如一些天资高的,被教习,或座师们看上,便会对他们另眼相看,收在身边,亲手指点他们修行之法,甚至传其衣钵,待到学子们修为圆满,有些还会拿出自己的关系,推荐他们进入相熟的郡宗,帮他们打开出路,这样的,才算真正师徒……

只是公开授业的话,教习与座师,不见得会传你真正的精妙。

但成为了真正的师徒,却是恨不得将命都给你!

以前自己的兄长方尺,在书院之中,便是一位老教习的衣钵传人,他的兄长在书院里没少惹祸,也是那位老教习一次又一次,不惜代价的保着他,才安稳踏上了修行之路。

按理说,自己之前在闯后山的时候,已经展露出了不菲的资质,也应该达到了进入某些教习甚至是座师的法眼,动心收自己为亲传的程度,可是入了书院之后,见到这么多人,却连个提这一茬的人都没有,无疑,还是与自己的身份有关,这些人并不愿与自己太过亲近。

不过,想到了自己从兄长那里继承过来的秘密,方寸倒觉得不亲近也无妨。

太过亲近了,倒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秘密!

……

……

先抱了这一堆的物什,来到了书院后厢,自己的马车前,进入了马车之中,将这书院的袍服换上,自己审视了一番,只见白袍儒雅,气质出尘,头发简单抓起,拿根镶着淡淡金线的青玉㬱子束上,月白长袍,青玉㬱子,再蹬一双乌云纹的苏绣麂皮厚底靴子……

嗯,有那味了!

坐在了车厢前头的小青柳,捧了铜镜给自家公子照着,赞道:“公子果真俊美无双!”

“别拍马屁,我最多只算是英俊潇洒,气质出尘……”

方寸摆了摆手,随手丢了块玉佩给他:“赏给你的!”

小青柳更是赞叹不已:“公子又谦虚了……”

方寸笑了笑,对镜子照了照,嘀咕道:“也不知能不能吸引几个漂亮小师妹……”

“那肯定不能……”

小青柳摇着头,道:“公子入学比别人晚了两年,院里的全是师姐,有啥趣味?”

方寸看了他一眼,道:“一听你就是个外行!”

吩咐小青柳在这里好生等着自己下学,方寸便背上了书匣,大步向着元执亭走去,还别说,虽然如今还没开始炼气,但这书院里的袍子一穿,书匣一背,沿着铺满了鹅卵石的小径向前走去,两侧是幽香摇拽的奇花异草,头顶上是明媚骄阳,吹在面上的是清柔风儿……

得(dei)劲儿!

向前一走,便也看出了元执亭在这书院里的地位,在这书院里,有个不成型的规矩,那便是地位越高,境界越高的教习与老座师们,便越喜欢选择书院更深处的亭子授业,周围环境也无一不是风水秀美,地位高深者,还喜欢直接在山野溪径间授业,讲究个古朴自然。

而方寸如今要去的元执亭,却只是穿过了两条走廊,堪堪在书院边上的一角,眼见得是个古色古香的殿堂,边角有狮纹飞檐,木棱窗户皆大开着,还未走进,便已听得里面传来了一阵嗡嗡闹闹的谈笑议论声音,恍惚间,还让方寸以为又回到了前世的野鸡大学……

在方寸背了书匣,走进这元执亭时,堂内熙攘的喧闹声为之一静,不知多少目光唰唰唰向他看了过来,目光里有好奇也有期盼,一时间倒使得方寸有了种站在聚光灯下的感觉。

“这位就是那小仙师的弟弟,方家二公子?”

“呵呵,昨天就是他闯过了后山,成为了这三年来第十七个闯过后山的人?”

“还道是有什么三头六臂,原来只是……长的俊点?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方寸轻轻咳了一声,打量几眼,便在众人的目光之中,坦然自若的背了书匣,来到了学亭后首,可以看到这后面还有几个空的小案,他心里十分满意这些小案的位子,也不知怎的,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,一看到这些靠后的位置,便有了一种找到了归宿的感觉……

亭内,诸般议论声顿时都响了起来,皆指指点点,交头结耳,目光只是偷瞄着方寸。

经得了昨日闯后山之事,方寸如今已分明是书院的小小名人。

当然,便是没有闯后山的事,他同样也是名人。

“方二公子,可还记得我么?”

身边有人起身,向着方寸微微拱手,笑着说道。

方寸抬头看去,便见那人是个身材粗短,身上挂满佩饰,十八九岁,一脸横肉的少年。

“申世兄,好久不见了……”

方寸笑着,向他拱了拱手,认得此人。

也是柳湖城的一位世家公子哥,两人以前曾经为了争一位街头卖艺的小娘子打过架!

那申时明公子打量了方寸几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没想到啊,方二公子,以前咱们这柳湖城里的走马少年,都奉你为首,如今风水轮流转,你居然摇身一变,成了我的师弟……”

方寸的脸都变得有些苦了:“以后我是不是得多向申师兄请教请教了?”

申时明脸上堆起了藏不住的得意,冷哼道:“看看吧,我若心情好,指点你也无防!”

“唉……”

咱堂堂方二公子,好歹也是闯后山闯进书院的,不说天才,那也是佼佼好苗子,只是因为无人收咱当亲传,才只好跑到这教的东西最粗浅的元执亭来,而你们却与其他人一样,两年前便入了书院,结果仍然也只能呆在这最粗浅的元执亭里,还有脸搁在这里充大头呢?

方寸无奈的叹了一声,心想我跟这种人吵什么……

我骂他他听不出来,他骂我我却明白,不公平啊!

……

……

正说着话时,便听得门外,有脚步声响,乱糟糟的亭内,立时安安静静。

就连方寸,也不由得微微挺直了脊梁。

对于自己在这一世的炼气之学第一堂,他还是挺重视的……

也在他想着时,便见一位年约三十许的年青教习走了进来,此人身穿黑色袍子,怀里抱了一部经义,五官倒是清秀,只是他虽然年龄不大,但绷着一张脸,没有半点笑容,倒是显得有些威仪,从这学亭的名字上便可以看出,此人名唤元执,只是没有想到这般年青。

这位教习目光扫了一眼亭内,所有人皆正襟危坐,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

然后就见他目光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了坐在最后面的方寸身上,淡淡道:“你就是方寸?”

方寸起身,道:“回先生,我……”

话犹未落,便见那人一指门外,道:“出去!”

《白首妖师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黑山老鬼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元执亭,那便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黑山老鬼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白首妖师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元执亭,那便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