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明英荡寇志》明英 无广告 明英荡寇志傲娇受

明英荡寇志

武侠连载中

侳梦傢新书《明英荡寇志》由侳梦傢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,主角黎豹,奚婷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应该说去掉红绳,不要你家闺女还义务帮忙剿匪,这对苗家是好事,但是叶沐春,有自己的想法。 其一就是满弓择婿,如果能有英雄入赘,并且

阅文集团
|更新:2020-09-21 00:05:2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侳梦傢新书《明英荡寇志》由侳梦傢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,主角黎豹,奚婷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应该说去掉红绳,不要你家闺女还义务帮忙剿匪,这对苗家是好事,但是叶沐春,有自己的想法。 其一就是满弓择婿,如果能有英雄入赘,并且

《明英荡寇志》免费试读

应该说去掉红绳,不要你家闺女还义务帮忙剿匪,这对苗家是好事,但是叶沐春,有自己的想法。

其一就是满弓择婿,如果能有英雄入赘,并且战胜鹰枭门,当然是最好的结果。

其二就是往最坏的考虑,如果满弓之人剿匪失利,打不过鹰枭门郎霄,最起码也能护住自己的女人吧草儿在苗家非常的得宠,哪怕打不过就跑呢如果东草甸保不住,带草儿行走天涯也比落入恶人之手,要强上百倍。

所以这红绳,是万不能解的,叶沐春是坚决的不答应,英雄你要上台试弓可以,如果满弓准射,草儿就是随赠。

但是单寻妃对个十六岁的女孩,真的不敢非分之想,那样的话不真的成了一个花王了吗再也有口莫辩,但是鹰枭门的郎霄,他也确实想会会并且想铲除这个恶匪,正义之心是其一,最主要的这个郎霄,打败过陆道宽,他的榜单,陆道宽是自己平级人物,他的比武心切,促使他一定要拿到剿匪首领的位置。

可是双方谁都不肯让步,情急之下单寻妃一攥黎豹后腰双膀一较力一推一托说了声走你,去把弓弦拽断。

“哎呀不行啊,”黎豹也是没有防备,托举之下身子竟然被抛上了擂台,脚跟还没站稳他就连忙回身摆手:“寻妃王你这是干什么,我不行的我只是个下人,还要伺候小姐的。”

单寻妃笑了:“争口气怎么样,若有娇妻美倦你家小姐也会替你高兴的,何乐而不为。”

叶沐春看了看黎豹,虽然年纪有些大,虎背熊腰倒也长得结实,背插双枪应该是个练家子,说不定真有什么功夫呢,于是上前问话:“这位英雄,既然上台就请一试这苗画弓。”

黎豹不住的摆手:“我真不行我不会射箭的。”

单寻妃冲着台上喊:“你只要把弓给我拉断,未满弓力我看他怎么要求精射。”

黎豹又看了看奚婷:“不行的我黎豹一生别无所求只愿辅佐小姐身边,两任小姐长大成人就是我最大的成就幸福,别无他愿管什么美倦不美倦啊。”

单寻妃看了看奚婷:“婷丫头,你说句话。”

“大叔你真够胡闹的。”奚婷撇了下嘴,接着也鼓励黎豹:“豹叔,你就随了寻妃叔的意,婷儿也想看到豹叔你有人照顾,卖卖力气,婷儿替你加油。”

叶沐春,秦珍珍,也都跟着怂恿鼓励,黎豹看了看苗草,终于下定了决心:“姑娘,对不住啊委屈你了。”

说完,摞胳膊挽袖子往手心还啐了口唾沫,搓了搓两手来到了苗画弓前,左手托弓背端到面前转腕竖起,也就是这一托弓吧他才感觉到,原来宝弓,真不是盖的,谁能想到一把弓,竟然有五六十斤重,应该是加了钢刃吧贴合了金属材质,当然了上边镶嵌的珠宝,也有一定的原因,点缀太多了所以重。

黎豹不敢怠慢,提吸运气阔右臂搂手搭弦,卯足了力气喊了一声:“啊嗨。”

只听吱吱呀呀苗画弓曲背折弦改变了形状,但只是一点点,如果以弓弦正中作为折点,也就是箭尾之处吧所在位置,满弓该是四十五度甚至更小的夹角,而黎豹的弦折不足七十度,也就是说他的力气,达不到这弓力的三分之一。

任凭台下怎么叫好加油,任凭黎豹怎么使劲卖力气,苗画弓还是丝毫没有进展,一直保持着折点七十度,最多七十一连七十二都到不了,再看黎豹,已经是满脸通红,连头发都跟着竖了起来。

这样僵持了片刻,但最终,黎豹还是选择了放弃,对不住了各位在下力道不足,让各位看笑了,然后抱拳拱手气喘吁吁的下了擂台,走到奚婷身边也陪着不是,对不起啊小姐给您丢人了,黎豹无能。

奚婷摇了摇头:“想不到这宝弓,真的这样厉害,只是可惜了佳人无缘,豹叔你放心,婷儿必定为你再觅佳缘。”

那奚婷不是能将宝刀插入岩石之中吗,有什么内壮增力功天龙增力法,其实功法,皆是助力而不是发力,挥之力而不是卯之力,就好象一把筷子,数量多的话两手掰不一定掰的断,用手砍就是另一种力道了,有功夫的人能掌断十层瓦,但他绝对掰不断的,跆拳道亦是如此。

单寻妃也是非常的纳闷居然黎豹的力气都无法拉开苗画弓,那身边还有个野人呢他的手伸向刘成风腰后,但是被奚婷打了一下:“大叔,你要干嘛。”

单寻妃有些纳闷:“哎奇了怪了为什么你要拦阻,”

奚婷也纳闷自己:“我,我要罩着他的所以他的事我定然要管的,就是个野人他不知道怎样对女人好,云想容就是个例子。”

这话倒也有些道理,单寻妃也没多想,那既然刘成风不行,我就自己上,于是他一个纵步跃上了擂台,未有所动先双手抱拳:“姑娘,在下无意冒犯只是剿匪之心,这个郎霄一定要会会还请姑娘原谅。”

苗草轻抬红绳左腕:“英雄请。”

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,单寻妃比黎豹竟然没强多少,费了半天劲一张宝弓,弦折不足六十五,真的是让他有些意外啊没有当过兵打过仗,虽然有过一盏灯客栈对抗蒙古兵,但只是一战,那时普通的弓箭他也有用过,但所谓军中利器,应该这是第一次接触,就像江湖中的饮血刀,只不过这苗画弓,嵌了太多的珠宝已然成了一件摆设,他仔细的品看着这把宝弓。

叶沐春也觉得有些可惜,这个自称要义务剿匪的人,可不能打消他的积极性啊于是上前对着出神的单寻妃:“英雄莫要着急,你不妨再试试看。”

单寻妃摇了摇头:“在下力所不能及啊想不到这苗画弓,真的是一把好弓啊可惜,可惜了它已毫无用处。”

苗草忍不住插话:“英雄为何这样说,就因为做不到满弓吗。”

单寻妃摆了摆手:“非也,我是非王还不至于那么小气,讲究的就是一个理字,我们江湖中人,很少用到弓,就算有,一般都非常普通,但是在下从未见过有这么大力道的弓,其实二十年前我在一盏灯客栈曾与满人对抗,那时候接触的弓,虽然普通但是韧劲十足,而此弓,有钢力而无坚韧了应该是闲置了太久,又点坠了太多珠宝,应该说每嵌上一颗,都是对它的伤害,苗画弓,已经成了精美的描画弓,好看,但失了锐气。”

叶沐春长吸了口气:“后辈无能啊此弓已百年未满,这对于兵器来说确实是一种折损,如果英雄你若再拉不开这弓,恐怕它真就荒废了,命中注定,我东草甸该有此一劫,为了草儿我就是豁出老命,也绝不让恶人得逞。”

单寻妃连忙安慰:“叶族长也不要担心,单某拉不了,不见得别人就拉不了,这世间能人辈出,单某也只不过是凡夫俗子。”

叶沐春摇摇头:“从早晨到现在,试弓者不计其数,这消息四乡八里都已知晓,来的人也不在少数,能将这弓拉到此等程度的,也就是英雄你了。”

单寻妃也不甘心:“你放心叶族长,我们还有一人,我想以他之力,定可将此弓拉满。”

叶沐春一听非常高兴:“哦,还有人能胜过英雄力道,他是谁现在在哪。”

单寻妃往台下一指:“就是那位刘成风,人称君子侠。”

苗草顺着单寻妃的手指看去,不由得有些惊讶:“他怎么像个猿人啊那么长的手臂,启弓更需用力,我恐怕他做不到啊。”

此时刘成风并没有留意到台上所发生的,一直都是东张西望地在看,他发现了江氏兄弟:“快看,仙子姐姐他们也在那里,我就感觉这里有什么不对。”

“看你个头啊要你上场呢,叫我希姐。”奚婷并没有去关注江氏兄弟,只是对着台上:“寻妃叔你还是要他上去嘛,他不行的草儿姑娘这么可爱,他不知道如何面对的。”

其实奚婷有些胡搅蛮缠,也不知怎得她不希望刘成风接触别的女人,傻是傻点憨是憨点,但他是我自己的。

单寻妃当然不会放弃了:“要不你来,我一定要会会郎霄,并且一定要把他拿下,难不成要我从塑榜单,我是从不愿把一些恶人,列入榜单的,关乎东草甸的安危,婷儿丫头你不要阻拦,该让他上来试试。”

“我来就我来,”奚婷纵身一跃跳上擂台,并没有去接苗画弓,而是奔向了苗草看着她身上背着的翠绿色碧玉六合弓:“可是我想用这张弓先试试,妹妹可容我一射。”

奚婷上台,刘成风也跟了上去,但不是用跃的,双手一搭台面,撑跳上擂台,这伸手,多少让人有些怀疑。

苗草从身上卸下弓:“姐姐尽管拿去用。”

奚婷知道自己没有黎豹的力气,更没有单寻妃的劲道,她只是觉得好玩当然也觉得这六合弓,非常的小巧好看,对于弓,她还是有些把握的,于是对着百步之外悬垂的圆靶红心,连射了三箭,箭箭正中红心,台下是一片叫好。

奚婷得意的点点头:“好弓好弓,妹妹一定射的更好。”

苗草笑了笑,弯弓搭箭也连射了三支,却是让奚婷也有些意外,一箭追一箭,箭头追箭尾,竟然是三箭合一首尾相连,射断了悬垂圆靶的红绳,看的台下好评如雷。

奚婷也佩服得拍着手:“好,好箭法想不到妹妹小小年纪,竟有如此功夫我们一定要做朋友,这满弓我也就别献丑了应该我也拉不开苗画弓,小豹子,你试试看。”

真的是个娇纵的小丫头,看见好的都想据为己有,或者是己友,一把碧玉六合弓,一个三合一的首尾相连箭,奚婷就改变了初衷。

但是刘成风一听说要自己

《明英荡寇志》精彩评论

   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,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(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)。结果没几章后,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,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,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;很明显,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,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,非常影响阅读体验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