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》萌宝驾到小小白 第017章:觊觎老娘的美貌 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小说在线试读

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》萌宝驾到小小白 第017章:觊觎老娘的美貌 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小说在线试读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00:07:08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凰灵灵 状态:已完结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凰灵灵原创的幻想重生小说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那小,武道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“娘亲,宝宝还没有吃饱。您再玩一会儿好不好?” 那贼溜溜的大眼,带着无知无畏的童言,让院落里面的宾客险些晕了过去。 这样彪悍的事

>>>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》在线阅读<<<

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免费试读


“娘亲,宝宝还没有吃饱。您再玩一会儿好不好?”

那贼溜溜的大眼,带着无知无畏的童言,让院落里面的宾客险些晕了过去。

这样彪悍的事情是闹着玩的吗?

夜轻尘也抿了抿唇,话语轻柔的像是能滴出水一般:“那你留下来吧!这好吃好喝的款待,总比和娘亲翻山越岭吃苦来的强。”

夜轻尘的话,让夜宝宝立刻站了起来:“娘亲,这地方的确乌烟瘴气的紧。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!”

虽然佳肴美味,饭菜可口,可这些东西怎么比的上娘亲呢?

不要看娘亲平时笑眯眯,像是弥勒佛一般,可那心眼小着呢?

对于儿子如此识时务的话,夜轻尘甚是满意。

果然是自己的儿子,这份伶俐劲就不是旁人可以比拟的。

夜轻尘看着他跳下椅子,原以为他会立马走过来。却没有想到这小子,满脸笑意地望向帝青玄:“面具叔叔,谢谢你的菜。”

帝青玄在他脸上来来回回扫视了几遍,然后淡淡地道:“她一直这样威胁你吗?”

夜轻尘峨眉轻蹙,杏眼微斜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觉得自己是虐待孩子的继母吗?

她笑颜如花地盯着那张,被银质面具覆盖的脸庞:“公子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讲。”

帝青玄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像是没有她这个人一般,忽略了彻底。

夜轻尘没有一点难堪,面上的笑容如沐春风,像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一般,对着一旁的夜宝宝轻语:“走吧!”

等两个人走出去的时候,夜轻尘才深呼吸了一口气,看着刚才走出来的地方微微发呆。

刚才那男人到底是什么人?

能让青风国的老皇帝,那样毕恭毕敬的人身份必然不低。

这青风国应该没有这样的人吧!他难道是其他地方的世家子弟?

“娘亲,你还在生气吗?”

看着她转身以后,步伐越来越快。后面跟着的夜宝宝忧心忡忡地问道,毕竟刚才的祸端好像是自己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真的没有?”

夜宝宝对于自家娘亲的话表示怀疑,毕竟娘亲那小心眼,在阴煞山脉可是出了名的。

“儿子,需要我剖出心,给你表明心意吗?”

对于儿子这无休止的怀疑,夜轻尘囧了。

臭小子,她难道就这么不值得相信吗?

“娘亲,那个面具叔叔为什么要帮助我们?”

虽然那青风国皇帝老头那微末的伎俩,也不会将娘亲如何。可今天这样和平走出三皇子的府邸,面具人显然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“谁知道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。”

夜轻尘对于那个男人没有一点好感。

最好不要让自己再碰到他,否则找机会废了他。

居然敢质疑自己对夜宝宝的疼爱?他算哪根葱?

她走了一下,忽然转过头:“我觉得他一定是觊觎我的美貌。因而想用这老掉牙的方式,引起你老娘的注意。”

对于娘亲这自我感觉优良的心态,夜宝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。

只能在心里面默默念叨了一句:面具大叔的眼光,没有那么差劲吧!

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凰灵灵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那小,武道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凰灵灵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那小,武道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

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

作者:凰灵灵类型:幻想重生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凰灵灵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那小,武道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凰灵灵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萌宝驾到:邪帝宠妻无度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那小,武道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