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一生何求》一生何求 陈百强 年少之恋譬如烟花易冷2 一生何求总攻

《一生何求》一生何求 陈百强 年少之恋譬如烟花易冷2 一生何求总攻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08:08:43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兰思思 状态:已完结

《一生何求》作者:兰思思,出版类型小说,主角:郭嘉,晓颖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王阿姨临走前嘱咐晓颖,“砂锅里煎的药记得一个小时后给老太太喝一碗,这两天天气闷,她的风湿病又犯了,记住,一定要让她喝完哦。” 晓

>>>《一生何求》在线阅读<<<

《一生何求免费试读


王阿姨临走前嘱咐晓颖,“砂锅里煎的药记得一个小时后给老太太喝一碗,这两天天气闷,她的风湿病又犯了,记住,一定要让她喝完哦。”

晓颖点头答应了,面上流露出迟疑的神色,“阿姨,这两天,吴奶奶有好几次都叫我‘阿芳’……”

王阿姨闻言脸色略略一变,随即却又叹了口气,“唉,我只能悄悄跟你说,你在吴家人面前,尤其是奶奶面前可千万不能提起,这是他们全家人的忌讳啊!”

一番话说得晓颖又紧张又好奇,连忙点头答应。

王阿姨又是重重一声叹息,“阿芳是吴奶奶最大的孙女,从小跟在她身边长大的,感情不同一般,可惜啊,人生得好,命却比纸还薄,就在前年,也是这样的夏天,阿芳刚上大学一年级吧,暑假里和几个同学一起出去玩,没想到途中出了意外,从山上摔下来,就这么没了……”

王阿姨的脸上露出悲戚之色,“我才不信老太太是得了什么老年痴呆的毛病呢!她呀,根本就是在阿芳那件事上急糊涂的。”

晓颖拿着吴奶奶要的书走进院子,见她独自坐在藤椅里,右手缓缓敲着膝盖,目光平视着远处的藤萝。

“奶奶,疼吗?我来帮您捶。”晓颖走过去,在吴奶奶身边蹲下,举拳轻轻给她捶了起来,举止异常轻柔。

“真乖!”吴***眼波里漾出慈爱,满足地望着眼帘低垂的晓颖,过了片刻,突然问:“阿芳,后天就考试了吧,复习得怎么样了?”

晓颖的心微微一颤,没敢抬头,低声应了一句,“还好。”

“嗯,你一直很用功的,我放心你。”吴奶奶笑着说了句,又向门庭张望了几眼,“小诚今天不来了?”

晓颖一愣,含糊地答,“不一定吧。”

沈均诚来得很随意,谁也说不准他什么时候会来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每次来外婆家都是挑下午。

晓颖掐准了时间去厨房给吴奶奶端温在砂锅里的煎药。厨房靠近后门,从后门出去可以直通车站,比走正门方便,手上端着药,她忍不住还回头朝那扇木门觑上一眼。

仿佛心有灵犀,门外忽然传来细微的金属碰撞的声音,紧接着,木门发出“吱呀”一声响,沈均诚的身影飞快地闪了进来,背上一如既往挎着那只双肩背包。

大概是没料到一进门就能直接碰上晓颖,他很夸张地把身子往后趔趄了一下,仿佛怕与她撞着似的,紧接着就对她咧嘴笑了起来,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。

“嗨!”他神气活现得与晓颖打招呼。

晓颖也是措手不及,暗忖自己威力怎么这么大,就挑了这个节骨眼来厨房,就那么瞅了门一眼,他就进来了。

未及理清自己脑袋里究竟装的是什么,沈均诚却已经快把鼻子凑到她手上的碗里了。一股药香赫然传入他的鼻息,他使劲嗅了几下,问晓颖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给吴奶奶喝的药,她的腿风湿又犯了。”晓颖没敢多耽搁,话一说完就往外面走去。

“哦。”沈均诚跟在她身后一起过去,他知道外婆的风湿是老毛病了,一到特别冷和特别热的季节就得煎药来吃,因此也没放心上,反而兴致昂然地追着晓颖问:“你猜猜,我今天给你带什么来了?”

“猜不着。”晓颖干脆地把话给他堵死,他总喜欢用这种手段来捉弄自己,晓颖上了他好几回当,都有经验了。

“喂,你根本就没猜嘛!”沈均诚不满地嘟哝了一句,肩膀轻轻一斜,背包很顺溜地滑落到他手上。

他一把拦住准备跨进院子里的晓颖,“哎,你别急着走啊!看看,这是什么!”

他献宝似的把包里沉甸甸的东西给掏出来。

晓颖凝神仔细着药碗,唯恐翻溅出来,却又忍不住心头的好奇,匀出余光来瞥向沈均诚的手。

他从背包里掏出来的原来是厚厚一摞书,得意洋洋地一本挨一本在她面前展示,“看见没有,《七剑下天山》!《萍踪侠影》!《倚天屠龙记》!还有这个——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,《几度夕阳红》……怎么样,想不想看?想看我可以借给你哦!”

晓颖看看书,又看看沈均诚,“这些是你平时看的书?”

她眼眸里的怪异让沈均诚一下子有了捉襟见肘的局促感,赶紧辩解道:“当然不是,我这是……是从别人那儿借来的。”他飞速扫了她一眼,有点不情不愿地坦白,“给你借的。”

晓颖怔了几秒,才慢慢说:“我不要。”

她端着药碗扭身就往外走。

沈均诚急了,“真的是给你借的!你别老看我外婆书架上那些书了,不适合你的,越看越老气横秋啊!”

可惜他的一番“金玉良言”并未打动晓颖,后者早已走到槐树下,把那碗不曾泼洒出来一星半点的中药递给吴奶奶。

吴奶奶才喝了一口就直皱眉头,象个小孩似的摇头,“真苦!我不想喝。”

“喝吧,奶奶,喝下去腿就不疼了。”晓颖慢声细语地劝解她。

渐渐地,吴奶奶昏黄的眼眸里掺杂进了一抹柔色,盯着晓颖的眼神越发朦胧起来。她果真乖乖地把药喝干净了,然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晓颖,那神色仿佛不是在看她,而是透过她的身体看到了另外存在的什么。

晓颖被她瞧得紧张,真担心她会又叫唤自己“阿芳”,从王阿姨那儿得知了真相后,晓颖每次听到吴奶奶提这个名字,心里就一阵难过。

正不知如何是好,沈均诚从屋里跑了出来,手上空空如也,那些他本待强行推销给晓颖的书不知被藏到哪儿去了。

到了近前,沈均诚跟往常一样,大大咧咧往外婆对面的竹椅里一坐,“外婆,您腿好点儿了没有?”

吴奶奶投向他的目光有一瞬的懵怔,随即笑着点头,“是小诚吧?学校开始放暑假了?”

晓颖跟沈均诚面面相觑,吴奶奶突然失去的记忆让他们震惊。但沈均诚很快就俯过身去,凑近吴奶奶,勉强笑了笑说:“是啊,外婆,我天天都会来看你。”

“小诚真乖,和阿芳一样乖。”吴奶奶心满意足地唏嘘。

晓颖的心蓦地沉重起来。

服侍吴奶奶睡下后,晓颖去院子里给一坛植物除草,她今天一来就看见奶奶独自吃力地蹲在花坛边上用手拔杂草,但是腿部的不适让她没能坚持到最后。

除草的活儿吴奶奶本来是不肯让别人沾手的,这是她目前唯一能够有的丁点儿消遣之一,医生也曾叮嘱过家属,适当地让老人活动活动经络对身体有好处。

沈均诚蹲在离晓颖不远的地方,歪着头瞅了眼阴沉沉的天空,叹了口气,“唉,想不到外婆的病又犯了。”

“也许睡一觉起来就好了。”晓颖难得态度这么好地宽慰了他一句。

此时,她正低着头,用一把小铲子小心地将植物间的小杂草掘去,然后用手抖去青草上的泥土,再将杂草扔进一旁的小竹篾篮里。

她很喜欢这把小铲子和那只竹篾篮子,小时候,每到春暖花开,妈妈就会带上她一起去田间挖野菜,她眼尖,妈妈手麻利,两人合作上半天,总能挖上满满一整篮子。没有什么美味比用野菜和着肉馅儿包的馄饨更鲜。

然而,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

沈均诚看看她,“你知道阿芳是谁吗?”

晓颖握着小铲子的手一顿,很快又继续,没有吭一声。

“阿芳是我大表姐。”沈均诚象料到她的反应似的,没等她开口就自顾自往下说了,“她的成绩比我还好一截呢,无论是家里人还是老师,没有不喜欢她的。虽然外婆见了谁都会夸几句聪明的话,可是我们都知道,在她心里,没有谁能比得上阿芳姐姐。可惜,她才上大学的头一年就出了意外……死了。”

“姨妈说,太聪明的人老天爷都会妒嫉,现在看来,还果真如此。”沈均诚摇着头,冷哼地笑了一声,仿佛在嘲弄上天的不公。

晓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合适,她并非不觉得难过,但她本身就经历过深刻的创痛,因此,别人的伤心事能够在她心头划起忧伤的涟漪,却无法令她流露出震惊。

“你是我见过的最古怪的女生。”沈均诚盯着她平静的面色喃喃地说,“是不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你的心?你确定你才上高一?”

晓颖转过脸去看着他,不知何时,沈均诚已经坐在了花坛边隆起的一排青砖上,也不怕砖石上的灰尘弄脏了他漂亮的衣裤。

“你希望我有什么反应?”她有点不客气地反问他,“那是你的表姐,如果你真的感到难过,就不要把它说出来。因为——”她深深吸了口气,“能够说出来的痛,对你来说都不能算最深的痛。”

沈均诚怔住。

晓颖已经继续埋头去干没有干完的活儿了,可她说的这几句话却象有回音似的不断在沈均诚耳边回旋。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令他越来越难以捉摸。

2

晓颖快要离开吴宅的时候,王阿姨准时回来接替她了,晓颖便把细节一一汇报给她听,末了,又不无担忧地说:“阿姨,我觉得吴奶奶最近糊涂的次数好像比我刚来时多,你说有没有关系?”

王阿姨亦是蹙紧双眉,“我会跟他们家里人说一声的,按说药也在吃,怎么会……唉,年纪大了,到底就是不行。”

晓颖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,遂把小包背好,“那我先走了,明天再过来。”

“哎,好。”

刚告别完毕,人还没踏出门去,沈均诚蹬蹬蹬从木质楼梯上飞奔下来,“韩晓颖,等一下,我跟你一起走!”

王阿姨讶然问他,“均诚,不吃了晚饭再走啊?”

“不了,我今

《一生何求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兰思思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郭嘉,晓颖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兰思思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生何求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郭嘉,晓颖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一生何求

一生何求

作者:兰思思类型:出版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兰思思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郭嘉,晓颖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兰思思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生何求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郭嘉,晓颖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