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一生何求》一生何求小说秦菲雪免费笔趣阁 年少之恋譬如烟花易冷3 一生何求反攻

《一生何求》一生何求小说秦菲雪免费笔趣阁 年少之恋譬如烟花易冷3 一生何求反攻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08:08:57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兰思思 状态:已完结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一生何求》的小说,是作者兰思思创作的出版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沈均诚有钥匙,晓颖便跟着他一起从后门进去。 王阿姨刚好从厨房里走出来,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进门,脸上再次现出一丝很怪异的表情,晓颖察

>>>《一生何求》在线阅读<<<

《一生何求免费试读


沈均诚有钥匙,晓颖便跟着他一起从后门进去。

王阿姨刚好从厨房里走出来,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进门,脸上再次现出一丝很怪异的表情,晓颖察觉了,心里顿时有点不安,昨天下午王阿姨也是这样一副捉摸不透的神色。

倒是沈均诚很自然地先唤了王阿姨一声,随即又察觉家里还有其他人在,有陌生的讲话声透过木板从楼上传下来。

“我外婆呢?”

王阿姨道:“在房间里,今天你姨妈请了个按摩师过来给老太太做推拿,她的腿这两天疼得不得了。”

沈均诚一听,立刻飞也似的往楼梯上跑,人还没上去,嘴里已经欢快地大声嚷嚷起来,“姨妈!姨妈!”

王阿姨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意,自言自语地摇着头道:“均诚这孩子跟小芬最亲,简直比和自己亲妈还好。”

晓颖没敢接茬,但看见王阿姨的脸色明显有所缓和,心里也不免定了一定,“阿姨,那今天吴奶奶还会要听念书吗?”

“你上去问问她吧。”王阿姨脸上的笑容没有收敛,“不过看样子是不需要了。这么多人,哪有都爱听你念书的。哦,老太太如果说不用念,你就到厨房来帮忙吧,今晚上老太太的子女都会过来吃晚饭。”

王阿姨到底是见过些世面的人,喜怒不轻易摆在脸上,晓颖从她的神色中再也读不出异样了,忐忑的心情也渐渐平复,甚至有些疑心刚才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了。

楼上的卧室里,吴奶奶躺在床上,一位中年男推拿师正在用力揉搓她的双腿,赵太太和沈均诚则笑吟吟地坐在一旁聊天。

“吴奶奶,赵阿姨。”晓颖在门口唤了一声。

赵太太仰起脸来看见是她,立刻笑逐颜开地朝她招手,“晓颖来啦,赶紧进来坐!”

吴奶奶也在床上动了动脑袋,随即眉头一皱,赵太太见了,忙探身关切地询问,“妈,疼不疼?疼的话我就让周师傅轻一点儿。”

“不疼,舒服着呢!”吴奶奶笑着回道,又瞅了眼晓颖,“今天就不读书了吧。”

吴奶奶这天看起来气色不错,神智也难得很清楚,整个房间里洋溢着温馨、欢快的气氛。

“好的。”晓颖忙道,“那我先下楼去了。”

还没等沈均诚出言阻止,赵太太先张口道:“急什么,在这坐会儿吧,楼下也没什么事做,王阿姨一个人忙得过来的。”

晓颖双手交缠着用力绞了几下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她不是太习惯房间里这股子与她没什么关系的热闹气氛,但要下楼去陪王阿姨做事,又有几分不情愿,倒不是因为她懒惰,而是王阿姨那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神总令她心生不安。

这时,吴奶奶也开口了,“是啊,晓颖,快坐会儿吧,天天让你给我这老太婆又是读书念报纸,又是端茶递水,还要服侍我楼上楼下地跑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她的目光从晓颖脸上转到赵太太脸上,“小芬,你给我找来的这孩子真是不错,踏实、坐得住。”

赵太太眉开眼笑,“我说什么来着,我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很喜欢,文文静静的,也不别扭。”

晓颖让他们夸得不好意思,只得拣了张稍远的椅子拘手拘脚坐了下来,才一抬头,就看见沈均诚朝自己挤眉弄眼,她赶紧把目光转开,生怕给赵太太他们瞧见。

晓颖自身的遭遇让她过早感知到了人情的冷暖,她心里很清楚,赵太太夸自己不过是场面上的话,但如果让她们知道自己和沈均诚之间有点儿什么,那自然得另当别论了。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,尤其是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麻烦。

然而,沈均诚并不明白晓颖的顾虑,从她一踏进门开始,他的目光就像胶在她脸上似的,再也不肯挪开,在和姨妈聊了会儿天之后,他满脑子考虑的就是怎么能和晓颖单独相处一会儿。

这边赵太太正在问周师傅,“我听人讲现在还流行一种用蜜蜂蛰穴位的治疗风湿病的法子,不知道效果好不好?”

“有的有的。”周师傅连连点头,“我们那儿就有。”

“用蜜蜂蛰啊?”吴奶奶蹙紧了眉头,“那不是要疼死了?小芬,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就被蜜蜂蛰过,回来又哭又闹,后来还是东河巷的王麻子想办法给你拔掉的……”

在大人们闲聊之际,沈均诚慢慢挨近晓颖,低声与她耳语,“去书房怎么样?”

晓颖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,刚想反对,孰料沈均诚已经扬起了嗓门对吴奶奶嚷道:“外婆,我让晓颖去帮忙找本书,我找了三遍都没找到!”

“嗯,好,去吧。”赵太太替吴奶奶答应了,并朝他们挥了挥手。

几个人正在热烈讨论治疗风湿的最佳功效,谁也没在意沈均诚脸上那副鬼鬼祟祟的表情。

“走啊!还愣着干什么?”沈均诚压低嗓音,同时挤弄着眉眼示意晓颖。

眼看他已经走到门口了,晓颖只得也跟上去,心里莫名得紧张,仿佛是要跟着他作贼去似的。

等晓颖也进了书房,沈均诚站在门口,把脑袋探出去四下张望了两眼,很快又缩回来,把书房门阖上。

“你关门做什么?”晓颖立刻警觉起来,如果让谁发现了保不齐会生出疑心。

“你干嘛那么紧张啊?”沈均诚没理会她的质疑,光顾着笑话她了,“刚才在外婆房间我看你坐得象个木头人那样一动不动的,你不难受啊?”

晓颖错愕地望着他,她承认自己心里的确紧张,但面上应该掩藏得挺好,不至于被人瞧出来,现在被沈均诚一提点,便不再那么自信了。

“是吗?我刚才……很紧张?”

“当然!”沈均诚重重点了点头,“不然我拉你出来干什么。”

他走上前去,一直走到晓颖面前,脸上的笑意不减,眸中却涌动起温柔的神色,“你刚才在想什么?”

晓颖从羞愧中醒过神来,才发现沈均诚离自己是如此之近,她甚至能嗅到他身上那灼人的火热气息,还有他异常清晰的呼吸声。

她的脸一下子起了红晕,她最怕沈均诚这样居高临下地审视自己,好像她整个人都能被他看透一样。

“没什么。”她说着就想低下头去。

一只手却及时轻托住她的下颚,不让她把头低下去,肌肤与肌肤之间如此直接的陡然相触让两人同时感到心颤,那是一种与手掌相握截然不同的感受,一时之间,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肆意弥散开来。

晓颖心头慢慢漾起慌乱,“你……你刚才说,要找什么书?”

她扭动脖子,想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出来,但沈均诚的指间微一用力,就牢牢扣住了她的下巴,让她无法再躲闪,只能直直地迎视他火热的目光。在他的头颅朝她压下来的刹那,晓颖从他炙烈的眼神里读出了迷乱,和一丝与她同样的悸动。

沈均诚毫无经验地把自己滚烫的唇贴到了晓颖的唇上,尽管举止很笨拙,但他没有丝毫退缩之意,仿佛冥冥中有什么指引着他一路走进那个他从未感知过的领域……

其时两个人都很紧张,他的唇与她的仅仅轻贴了片刻,旋即便松开了,但他没有立刻放开她,在紧密交织的呼吸之间,他们都能从对方的眼眸中看见自己的影子,那样完整地映在彼此的眼睛里,同时也深刻地映在了彼此的心间。

“韩晓颖……”沈均诚凝眸注视着她,喃喃发出低唤。

晓颖漆黑的眼眸缓缓上扬,眼波流转在他英俊如斯的面庞上,带着羞涩与慌乱,沈均诚几乎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了,她的背后就是冰凉的墙,而他的手臂圈住了自己,令她根本无处藏身。

她扭了下身子,想让他醒悟到他给自己造成的困扰,可是她仅仅动了一下,沈均诚的脸色忽然就变了,刚才还充满怜惜的眸中,有一种幽深的物质在急遽堆积,那样陌生,又是那样令人惧怕,晓颖的心一下子揪到了一起。

“你……”她的话才开了个头而已,就被沈均诚吞咽掉了所有的下文!

他突如其来地重新俯下头颅,用一股蛮横的力量毫不迟疑地攥住了她的唇,贪婪地吸吮,宛如一个打猎的新手,初尝猎物的鲜美之后,便再也舍不得放开。

粗重的呼吸声中,晓颖承受着沈均诚在自己唇际没有章法的辗转,她能感觉到他似乎还想用舌顶开她的牙关,攻入更深的城池,她的心跳得仿佛快要脱离开自己的身体,而她体内此时却一丝支撑的力量都没有,随时有可能瘫软下去……

2

“咳咳,咳咳!”有人突然在门外重重发出咳嗽,紧接着传来敲门声。

晓颖心一惊,顿时清醒了不少,也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,猛地一把将沈均诚从自己身上推开,抬起手背来胡乱抹了一下微肿的嘴唇,有点埋怨又有点后怕地瞪着沈均诚,可是她艳若桃花的双颊却无法掩盖刚才那一瞬的动情。

沈均诚似笑非笑地回望着她,胸口还因为激动有所起伏,他摆了摆手,示意晓颖不要作声,然后自己走过去开门。

晓颖没有勇气跟上前去,一返身,正对着书架,借着假装用心找书的举止来缓和自己的情绪。

沈均诚只把门拉开了一道窄缝,然后把脑袋探出去,“阿姨有事吗?”

门外传来王阿姨的声音,“哦,是均诚在里面啊,我找晓颖,老太太说她在书房呢——她在吗?”

沈均诚听她这样说,也没有把门拉开让她进来的意思,“你找她干嘛?”

“啊?哦,没什么大事,想让她帮我摘豆角呢!”

“她在给我找一本书,迟点儿再下去帮你,可以吗?”

“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王阿姨的声音

《一生何求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兰思思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郭嘉,晓颖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兰思思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生何求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郭嘉,晓颖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一生何求

一生何求

作者:兰思思类型:出版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兰思思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郭嘉,晓颖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兰思思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生何求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郭嘉,晓颖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