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凤临天下:倾世女丞相》凤临天下倾世嫡妃 总攻 凤临天下:倾世女丞相小说TXT

更新时间:2019-06-15 00:29:10

《凤临天下:倾世女丞相》凤临天下倾世嫡妃 总攻 凤临天下:倾世女丞相小说TXT 已完结

《凤临天下:倾世女丞相》

来源:广东畅读 作者:悦影 分类:古言 主角:苏漫,默希

《凤临天下:倾世女丞相》是悦影写的一本古言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凤临天下:倾世女丞相》精彩章节节选:一连几日的雨渐渐停了下来,空气中还残留着花香混合着泥土的香气,街道上的石板被雨水冲刷得干净发亮,苏漫撑着伞,走入了一家并不起眼的客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一连几日的雨渐渐停了下来,空气中还残留着花香混合着泥土的香气,街道上的石板被雨水冲刷得干净发亮,苏漫撑着伞,走入了一家并不起眼的客栈。

“一间上房。”

小二接过那锭银子,眉开眼笑的将苏漫领到来了二楼房中,离去时苏漫从身后将人叫住。

“麻烦帮我请一位大夫。”

小二一愣,瞧着公子并不像多病之人,却不敢多问,点头应声便离去了。

苏漫换下身上衣物,将自己打扮成中年妇女模样,不久敲门声响起,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者挎着乌木箱子站在门外。

苏漫蒙上脸,那大夫进来后便替她诊脉,不多时那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,起身对苏漫抱拳:“恭喜夫人,这脉象是有喜了。”

苏漫一僵,眼底渐渐涌上茫然,面纱遮住大半容颜,那大夫在旁边认真写着药方,一边不忘叮嘱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。

苏漫失神并未将话听进去,起身之际,她将一锭银子递给大夫,道:“你走吧,多谢。”

插上房门,她重新将身上衣物换下,恢复了先前那翩翩公子的模样,然后起身下楼,在小二惊愕的目光中悄然离去。

路上又下起了雨,淅淅沥沥将她的衣衫打湿,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有些凉,忽然她仰起头来,看着阴沉的天色,放声大笑,路边行人不明所以,纷纷将目光投向她身上。

忽然冰凉的雨水被阻隔,头顶上多了一把油纸伞,身后贴上一具温暖的胸膛,苏漫垂下头来,轻轻推开身后之人,径自朝前走去。

“小七,莫要让我担心,我知劝不住你,可祈宣还小,你如今这般折磨自己却是为何?若是后悔了,我现在便带你走,天涯海角,永不相弃。”

苏漫转过身来,伸手抚上元瑾的脸,冰凉的指尖停留在他唇上,用很轻的声音道:“阿瑾,不要再对我好了,不值得。”

元瑾心底没由来的刺痛,用另一只手按住她的手贴近让她更贴近脸颊,那冰凉像会将血液凝固。

“小七,我永远不会丢下你,就让我在身后看着你,好吗?”

苏漫将手放下,笑意苍凉:“阿瑾,你看,下雨了。”

元瑾只是看着她,敛起唇边苦涩笑意。

她忽然又道:“孤标傲世偕谁隐?一样开花为谁迟?圃露庭霜何寂寞?鸿归蜇病可相思?”

“小七变了,七窍玲珑心,聪明如你,是否早就看透,我明白。”他似喟叹,掠过一抹惆怅。

“骗人容易,骗自己却难,也许小七的眼睛还未看清,心却如明镜,为何不干脆承认?”

苏漫拨开替她挡雨的伞,并不回答最后的话,白色身影在雨中越走越远,元瑾没有追上去,他能给她的,也只有默默的守护。

月光如皎,飞檐清寒。

太后五十岁大寿,特在琉璃殿大宴群臣,苏漫拖着病后虚弱的身体,却不得不正襟危坐。

她眸光流转,随意扫过场上众人,唇角似笑非笑,饮下一杯酒,耳旁丝竹声声,暗香不绝,殿中一群粉妆宫女舞蹈正隆,长袖婉转,如折如行,身侧宫人再度俯身为她填满金樽。

她垂下头,看到落在潋滟金波中自己那一张脸笑意正盛,心下忽然就起了说不出的冷与厌。

影影幢幢中,忽觉有人隔了重重云罗向她凝睇而望,不由得一抬头,刚好和景王目光在半空相交。

他端坐对面短几后,身姿挺拔容颜英秀,眸光流转间俱是温润淡雅之气,见苏漫向他看来,举杯遥遥一敬,苏漫清冷的眼神微微一转已流到旁边,神色虽然不变,清亮眸底却多了几分复杂。

太后一袭华贵宫装,雍容之态更显几分尊贵,此时目光居高临下落在苏漫身上,厌恶之色毫不掩饰。

苏漫像是不曾察觉,端起手中酒杯仰头饮尽,酒虽是好,却不敢贪杯啊,她此时是多么想要喝醉,醒来还在那片落英缤纷的桃树下,夕阳余晖洒落,然后有温暖的双手拍打她肩膀:“小七,又睡着了,梦见我了么?”

脸颊染上绯红,杯中已然空空如也,身后宫人端着酒壶上前,却被她出手制止,腹中已有生命,身不由己呢。

歌舞正浓,后宫那些爱出风头的妃嫔又是一番才艺大比拼,其中自然少不了薛如玉的琴,太后显然很喜欢她,拉着她的手笑意慈祥,不断赞叹,她目光却不时闪烁,追随着那一抹明黄。

皇帝似乎并不在意,年轻的脸隐没在一片莺莺燕燕语中,淡漠仿佛块冷玉,眼神空漠漠的,仿佛眼前这一切与他无关,而他整个心魂,都在云深不知处的彼岸。

苏漫只望一眼,便将目光收了回来,忽然如有所感,抬眼又撞上君默希一双明亮温润的眸子,当下微微一笑,移开视线。

席上大多是精明之人,气氛正浓,身旁官员便对着苏漫嘻嘻笑道:“苏大人脸色苍白,莫非是近日太过操劳。”

不等她开口便有一人接下话:“自然,苏大人白日晚上都为圣上费心劳神,须得好好补补气血才是啊。”一旁官员听出他话中讽刺,均用鄙夷的眼神看向苏漫。

这人叫孙奇,官职虽不高,却是太后亲戚,是以颇有些权势,然苏漫并未放在心上,故作不明。

“多谢孙大人关心,苏某无碍。”

孙奇闻言满面堆笑,眯缝眼睛着道:“苏大人客气了,谁不知圣上对您格外关心,得养好身体好好报答圣恩才是。”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,身旁几人也附和咧开唇角。

苏漫不再理会,夹起一块八宝鸭,不等放入口中,胃中一阵翻滚,连带方才那点酒气都涌了上来,她捂着嘴巴干呕,身后宫人见状忙递过茶杯。

苏漫拿帕子擦拭唇边水迹,抬头惊见众人目光齐齐落在她身上,这本是太后寿宴,她身为重臣,举重轻重,自然备受瞩目,而方才那般失态,果然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啊。

太后目光带着冷意朝她看来,明显的责难,苏漫眸光浅淡,迎上她历经沧桑的深沉凤眸,躬身拱手道:“臣失态,太后恕罪。”

太后气定神闲,摸着手上指套:“哀家怎会因如此小事责怪丞相,若丞相过意不去,不如为哀家弹奏一曲,今日哀家寿辰,便当是丞相送给哀家的礼物,丞相说可好?”

苏漫垂下眼帘,应声道:“好。”

场上顿时安静下来,君默然也将目光朝她看来,眉峰跳动,明显的不悦,堂堂一国丞相,竟然被钦点献艺,苏漫勾起嘲讽的笑容,却很快隐没在那浅淡的神色中。

“母后原来喜欢听曲啊,为何不让儿臣替母后弹奏,丞相大人依儿臣之见还是免了吧,以你音律的造诣真真是不适合在这么多人面前……”景王站起身来,温润的面容带着笑意。

“今日是母后寿辰,儿臣也没准备什么厚礼,不如就为母后吹奏一曲如何?”景王言毕已经从腰间抽出玉笛,不给人反驳的余地。

太后面色一变,却碍于场合不好发作,只是右手紧紧抓住椅子,她没想到自己的好儿子竟然也会为她出头。

薛如玉更是面色铁青,她本想故意看苏漫当众下不了台,却见君默希替她解围,动了动身子,正要出声却被太后阴冷的目光一扫,只得昨罢。

端坐在主位的君默然将苏漫松一口气的表情尽收眼底,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冷哼一声:“既然景王有如此好雅兴,相信母后也不会拒绝吧。”

君默希虽然是将军,但生得一副好相貌,并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其中笛声更是一绝,但他从不轻易为人吹奏,众人都暗叹今夜能大开眼界。

苏漫朝他投去感激的目光,而后恢复了一贯的从容淡定。

清亮悠扬的低声回荡在大殿,君默希如谪仙立在其中,那和月光一样颜色的锦袍更添几分风华,清雅若雪,傲然独立。

好不容易等到宴会散尽,苏漫撑着桌子站起身来,浮虚的脚步有些踉跄,原因无他,贪杯果然是坏事啊。

她扬起唇角自嘲一笑,脸上因酒意泛起的潮红在月光下多了一抹明艳,头越发沉重,她扶额眯起眼睛,重影摇曳,心底唯有一个念头。

坏了,若是走不出去铁定没好果子吃。

偏偏此时身体的虚弱由不得人控制,她干脆重新坐下,灌下一杯凉透的茶水,然后,感觉到视线恢复几缕清明,才举步朝前走去。

殿门前方,君默希手持笛子凭栏而立,被夜风扬起的袍子翻飞着,乘风欲去,翩然若仙。
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苏漫几乎来不及看清眼前之人,他已经快步上前将她扶住,似乎是理所当然一般,当然她一直都隐藏身份,故而从身旁经过的朝臣只当两人之间的动作再正常不过。

“殿下,臣不妨事,方才多谢殿下解围。”苏漫稳住身形,拱手作揖。

君默希感觉到手上温度消息,眼眸闪过淡淡失落。

“苏大人不胜酒力,本王正好顺路,如此便送你一程吧。”他还是不放心啊。

苏漫皱起眉头,晕眩感已经越来越重,不过理智尚未消失,景王府与丞相府邸一东一南,他却硬要说成顺路,唉。

“多谢殿下,但臣已命府中之人在宫外等候,在此谢过殿下美意。”既无法给你想要的,从一开始便不能为你带来希望。

君默希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抹飘摇在眼中化成黑点,直到消失不见。

苏漫端坐在马车中,车轮滚动声清晰入耳,意识却渐渐陷入茫然,身体本就尚未恢复,加上酒意的作用,不免疲累非凡。

强大的颠簸让陷入半昏迷的她倏然清醒,马车骤然停下,紧接着车外响起打斗之声。

精彩评论:

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。十章一世界。女主(苏漫,默希)宁幼薇武力碾压,简单粗暴,脑回路清奇,心性通透,小幽默,苏爽。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,女主(苏漫,默希)智斗人武斗鬼。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,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,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,驱使女鬼织布。关于cp: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;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(苏漫,默希)九重,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,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,很喜欢女主(苏漫,默希)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;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(苏漫,默希)也应该算无cp。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,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,粮草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